郴目

all源/R76/超蝙超/美苏

CE同人扫文纪录

沙漏:

CE(含互攻)扫文的一些纪录,2014/6/16更新,新补充的也编辑到这里来。




注:主要是给自己做记录的,完结的不标,未完结以及坑会标出来。觉得比较推荐的加黑一下好了。


这边也做了链接,点击标题可以直接进入文章。可能有链接错误,如果发现了的话请告诉我修改……ORZ




-die Unstimmigkeit  作者:janusrome




CE。原创。


原著向。有能力。长篇。


不错的几篇CE文之一。这个作者自称是EC CE均可的,但可能是因为EC文太多,所以她专注地写CE文。


喜欢研究Charles的心灵控制的各种用途,尤其是用在H上的时候,非常火辣。


不过总觉得她的Erik太静了一点。




-Start A War  作者:stewardess  译者:nikkosoleil 




翻译。遗传学专家兼心灵感应者Charles Xavier教授,以及Erik,经历神秘的欢爱型生化人。


中长篇,CEEC互攻。


AU。有能力。


不错的几篇CE文之一。


Erik也比较静,但比J的文要刚硬一点。




-Surrender Was Never An Option  作者:Alison




原创,短篇,有能力。


火辣4PH文。Erik总受。


其实我不看NP文的,但这篇例外啦……三个人全部都是一美的电影角色,在文里可以看成是Charles的多重人格。


很火辣,性格很还原!




-Wonderful  作者:伊拉诺




原创,CE,现代AU,无能力。


Charles和Reaven搬到失业的Erik家附近的爱情故事。


可以看看,看完没啥大印象。




-(人鱼AU文)(就叫这名字)  作者:purgatorio 




原创,CE,Erik是条人鱼,未完坑。无能力。


我非常喜欢的一篇,可惜坑了……


说起来我挺喜欢Erik各种变形啊非人类啊omega啊神经病啊自闭症患者啊的设定……




-As your wish 如你所愿  作者:tincat




原创,CE,H文,短篇,原著向吧?


H文,也就是这样了……




-理想恩典  作者:afrocurl, nekosmuse  译者:囧银




翻译,CE互攻,长篇,AU,无能力。


双教授。浪漫派诗人Erik和遗传学教授Charles。


隐忍道德感强的Erik……其实我觉得挺OOC的。不过文本身不错,相互的试探与犹豫写得都很好,就是结尾的时候C发现E是受的时候那种描写让我很是囧了一下。




-爱之桂冠(理想恩典续篇)




长篇未完。翻译进行中。


C引导E攻自己……嗯……其实我还没看。对这篇感觉有点复杂。写得不错,但是对Erik的感觉很有点奇怪。




-Alcohol tolerance level 作者:kogking




原创,CE,短篇,欢乐向,有能力


非常欢乐!


这是很多人心里的一个幻想吧,就是教授的意念投射能力在HIGH到高潮的时候会不会放出去!


结果就是大清早的孩子们起来洗内裤了……




-Unforeseen  作者:janusrome




原创,CE,短篇,有能力


又一个幻想吧?电影花絮衍生。招募Angel的时候,教授你想对女装Erik做什么?!




-OMEGE AND PROUD  作者:不科学肉文作者




原创,ABO文,Alpha!Charles/Omega!Erik,原著向,有能力,未完结,持续更新中。


嗯……其实我对ABO文没有特别好感,但是omega Erik除外……


随缘一共有三篇OMEGA ERIK的文,这篇是写得最好的一篇。


不过快银原来是老万你自己生的吗!




-Anarchy In The U.K.  作者:Yahtzee  译者: Navi MonT




翻译,未完结,更新持续中,ECE互攻,无能力,AU。


英国皇室王子Charles和记者Erik。


标准的AU文,性格有相似的一面又有不一样的一面。文章很好。




-Calls me home  作者:yatai518




原创,ABO文,Alpha!Charles/Omega!Erik,AU,无能力,未完结,持续更新中。


OOC,不过我对CE文一向比较包容,还是可以看的。




-In Shadow and Silence  作者:Yahtzee  译者:Lizardkit




翻译,CE,半AU,有能力,Erik失明,Charles声带损坏只能用能力进行心灵交流,缓慢翻译中。


我很喜欢的一篇,还跑去就着谷歌翻译看了下原文。


温暖细腻微虐,很舒适的感觉。




-囚徒  作者:ksmell




原创,CE,BDSM文,未完结,AU,有能力。


非常非常喜欢的一篇!!两人都很还原!!肉也超级火辣!!


求快更新!!!




-短文系列  作者:琴殇




原创,CE,几篇短文,原著向,很有趣。


最后一段突然虐了……




-真假茱莉叶  作者:tincat




原创,CE,ABO。Alpha!Charles/Omega!Erik


渣渣渣渣渣,OOC到不行,跟原著几乎屁关系没有。


渣渣渣渣渣,以我对CE文的包容度都忍不了!




-Being Mutant    作者:janusrome




原创,CE,改变历史AU,有能力。长篇完结。


推迟了十年出生的两人,迎来的是变种人能够和人类和平相处的年代。


各方面都很均衡的一篇文,Erik依然偏静偏温和。




The Bent Bullet


作者:Nicolas_Mayfair


译者:lunaticity




翻译短篇,已完结,CE,原著向,有能力,生子。


古巴之战后两个月,Erik回到大宅,然后发现他怀孕了。(⊙_⊙)


其实梗还挺有趣,但是写得特别特别仓促,看不见一点爱。这里面的Charles感觉很不讨人喜欢……软弱逃避,没有担当,也看不出对Erik的爱。当然反过来也一样。


这是作者能力的问题吧。





穿凉鞋脚臭哈哈哈哈哈哈爆笑

asd4486:

看了官方的夏日皮肤后我感觉我的审美已经渐渐跟不上暴雪爸爸了。

这次的夏日皮肤185组(特别是76的)总给我一种抠脚老汉的感觉,于是老A我便想搞个大新闻,顺便最近画的东西实在崩,于是干脆就用这爆炸的画风来瞎搞。

嘛,硬是要说的话就是一堆石乐志的东西(因为我最近石乐志所以只有这些石乐志的脑洞),顺便硬掺一些R76R。

嘛,诸君若是认为并没有CP成分那就算我蹭热度好了。

在画的时候突然发现只要是动词之前加上“老汉式”都会变得十分微妙,例如老汉式比心,老汉式微笑,老汉式螺旋翻滚,老汉式推……嗯,我啥也没说。

好吧分享这个石乐志的发现的我还真是石乐志……

PS:最后看到实际InGame其实效果还不错,但为啥官方宣传图渲染的那么挫(或者说是角度的问题)?实物比宣传图要好看你敢信??这或许就是暴雪爸爸的特立独行吧。

【授权翻译】【Doomcio】Strengths

为拳王组打call

FeSO4:



简介:卢西奥帮助了一位不同寻常的敌人,然后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渣翻注意!非插入式R18注意!


链接见评论。

这位太太真的是世界的宝藏!!!

M . I . O . N:

(Be quiet, big boys don't cry)
(Big boys don't cry)



妄想成真

歌尽桃花扇:

白灰


根据两集动画的记忆自己脑补出来的,跟官方的其他后续作品一点关系也没有。


OOC OOC OOC 逻辑死


文笔烂到刻画不出他们之间万分之一交集擦出的火花






你终于闪耀着了么?我旅途的终点。


 


…………………………………………………………………………………………


 


神明落下来,逆着光线恰到好处地轻轻浮在蝙蝠洞阴暗潮湿的地面上方,确保白色斗篷下沿没有沾到地上的尘埃。他看了一圈,事实一目了然。


“你把他们放走了,布鲁斯。”他对着那个正背对着他的爱人说,轻松地好像在抱怨星球日报的加班工作,“你背叛了正义领主,你背叛了我。”


可以穿梭两个平行世界的偌大时间机器安居蝙蝠洞一隅,因为运作发出难以忽视的有规律的轰鸣声。站在机器前的黑暗骑士拢着披风,缓慢地回头,移动步伐走向超人,锯齿状的披风下沿在地上摇曳着拖过去,悄无声息。


他抬头,看着那个浮在空中,等着他的回答的神明,那是他的爱人。斗篷衬里是柔和的银白色,如同天使的羽翼。钢铁之躯盘着手歪头注视他,颇有耐心,像一个正在等待老师答疑解惑的学生,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指责蝙蝠侠“背叛”的事实。


 


“……我觉得你做的过了,卡尔。”布鲁斯哑着嗓子,声音很轻,但其中的力量可以让氪星人听得很清楚,“我们没有权利干涉其他世界的事务。”


“我以为我们已经说清楚了,布鲁斯。”卡尔叹了一口气,似乎早就知道布鲁斯的理由,有些失望遗憾地摇摇头,“但我们不是约好了么?让这个世界变得和平、稳定、安全、有秩序。我们是正确的一方,为什么不能把我们的想法传播到其他的宇宙?”


“用这样强权的手段换取压迫下的安宁?”布鲁斯在卡尔的问题后紧咬着又反过来追问了他一句,“如果正义领主审判众人的对错,谁来审判我们的?”他的声音扬起来,回荡在空旷的洞穴里。


“我,卡尔-艾尔,我即为审判者。我的审判是毋庸置疑的,所以正义领主是获得永久和平的唯一可能。”超人轻描淡写地回应了布鲁斯尖锐的提问,没有感到一丝不妥,“而你,布鲁斯,你可能和那个地球上的英雄待在一起太久了,或者是那个还在活蹦乱跳的闪电侠让你心软了,所以你做错了。”


卡尔一锤定音,替布鲁斯总结道:“你背叛了我,打破了和我一起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的约定,你做错了。”


“那你要怎样处罚我呢,审判者?”布鲁斯讽刺地说,藏在斗篷里的手松开又握紧,背后蝙蝠电脑的巨大光屏上不断跳跃着的数据流就像他的心情,“你是要把我关进黑门监狱,还是干脆用热视线切掉我的脑叶,让我停止思考去阿卡姆和小丑做病友?”


卡尔没有接上话。


 


安静。寂静。


什么时候起,他们之间的无言的安静,变成了如同死亡的寂静?


布鲁斯有些悲哀。


当他发现他无法再读懂眼前人的神态心理时,无法明白那笑容里的含义时,他们早就不是一对合格的恋人了。另外一个平行世界超人与蝙蝠侠的互动,举手投足的默契和信任,像是在合奏贝多芬的《月光》,他们自己原先也是有的。


可现在消失了。


他愈发坚定自己放走正义联盟是正确的了,至少在另一个宇宙,一切还拥有着应有的美好,历史的马车还在正轨上奔驰着。


那一边还没有被抛弃的人,这一侧没有人不被抛弃。


 


卡尔笑了一声,打破了良久的寂静,也打断了布鲁斯的沉思。他然后笑起来,开始大笑,他笑得好像听见了什么有趣的笑话,他在布鲁斯面前笑着。


“真是的,我亲爱的布鲁斯。”他拭去眼角的泪水,仍是笑意盈盈地看着伫立在地上的蝙蝠侠,“我怎么会呢,我怎么舍得呢,布鲁斯?我不会追究你的过失的,你是正义领主的顾问,你可是我的爱人啊。”


布鲁斯看着他,这一幕与脑海中曾经小记者向韦恩总裁表白时的笑容是那么相似,让他一瞬间又落入了记忆中甜蜜的怀念。另一个世界正义联盟的到来,送给他一个叩问自己的问题:超人,那是希望的象征,一个善良的人,是如何成为一个手握重权的暴君的?


“但是布鲁斯,说真的,你得好好休息一下了。”超人露出了些许的担忧与关切。


“卡尔,我没有问题,我完全可以——”


“不,请你,好、好、休、息。”卡尔打断布鲁斯的话,“你不用来瞭望塔值班了,你就待在哥谭吧。”


没等布鲁斯回复,卡尔就飞走了。


过了一瞬他又回来了:“我想我们可能会很久不再见面了,所以向你道别一声。”


“布鲁斯,晚安。”他天真地笑着向布鲁斯挥手,然后漂浮起来,末了补上一句,“你知道么,布鲁斯,这世界上只能响彻一种意志,至少现在,那还是我的意志。”


他再次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布鲁斯一个人站在蝙蝠洞里,凉意从下向上蔓延,让他没有力气迈开步伐,寒冷让他裹紧了灰色披风。疲惫的感觉像重锤打在他的心上,让他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心房彻底支离破碎,他已经分辨不出机器的轰鸣声和耳鸣。他狠狠地吸了一口气,机油的味道混着潮湿冲下喉咙。胸口起伏,他慢慢把气吐出来。


“当你需要一个闪电侠去修正过去的错误时,你已经失去他了。”布鲁斯失神地喃喃自语,腰带里的氪石戒指让他觉得出奇的重,“这个错误是我的责任,我能修正它。”


他做下一个艰难的决定,长久而沉默地站在那里,似要风化成一座雕塑。


 


…………………………………………………………………………………………


 


瞭望塔。


顾名思义,一座环绕地球的人造卫星,可以在任何时刻从上向下俯视地球,以及地球上来回奔走忙碌的芸芸众生。


不过现在不是了。在正义领主严格而有效地监控下,从嘹望塔上可以向下看到一幅令人满意的图景。整齐和谐的民众遵循秩序生活,没有暴力,没有战争,没有自相残杀,正义领主们再也不用为这颗美丽的蓝色星球上的混乱感到烦恼棘手了。


自从超人决心改变正义联盟后,他们给瞭望塔不断更新武器装备,一层层像裹在棒棒糖上花哨的包装纸——不过比糖纸威力强大多了。从一颗普通的监察卫星升级成为一颗能源独立的武装卫星,像一把悬在王座上的利剑,让正义领主可以在各国首脑面前毫无顾虑。


在杀死卢瑟以后,卡尔很少回大都会的那间小公寓了。他终于意识到了自己与凡人的天差地别,于是搬到了瞭望塔上,那里的每一块玻璃后都是黑暗的太空,远处群星闪耀,那一端是夜晚灯火通明的地球,那里是如此渺小脆弱,饱受摧折,又生机勃勃。


 


离开哥谭后,超人回到瞭望塔上。


“卡尔!那个正义联盟怎么了?你和布鲁斯——”亚马孙的女神在瞭望塔上的走廊上与卡尔正面相遇,她有些担忧地上前询问。


“没事,戴安娜,我要召开正义领主会议,现在。”卡尔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回头,披风掠过戴安娜走向会议室,“帮我把他们都叫来吧。”


戴安娜顿住了。她有些不安迷惘地目送超人消失在走廊尽头,然后转头看向瞭望塔的玻璃外,越过层层武装扩建的包裹。


“布鲁斯……”她轻轻地呼唤着,似乎在祈求谁的回答。


 


正义领主的效率极高,五分钟后成员都到达了会议厅,围着桌子坐下了。


“蝙蝠侠怎么还没来,他可不是会迟到的人。”鹰女沙耶娜开玩笑道,“难不成他又想旷工?”


“他不会来了。”超人突然开口道,“以后也不会来了。会议后叫人把他的椅子撤掉吧。”


在座的人愣住了,都看向那个穿着白披风的人。


“卡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戴安娜一下子站起来,用手撑着桌子,“就算你和他发生了什么矛盾,也不至于——”


“戴安娜!”琼恩一把拉住女神,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蝙蝠侠放走了平行世界的正义联盟,让我们错失一个拯救他们的机会。”卡尔无视戴安娜的惊诧和愤怒,自顾自地说着,“我对他很失望,所以叫他在哥谭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戴安娜,还有你们诸位,谁对我的决定有异议?”他扫视了众人一圈,眼里带着一丝热视线的红烫,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没有人开口反驳,戴安娜咬着嘴唇坐下了。


“很好,让我们继续吧。”卡尔满意地笑着说。


 


蝙蝠侠,曾经的正义联盟顾问和副主席,在瞭望塔上没有容身之处了。会议厅的椅子被撤走,有着黑暗骑士蝙蝠标志的房门被热视线烧穿,报表上哥谭的数据也被单独抹消。他存在过的痕迹被正义领主竭尽全力擦去,至少超人不希望再想起他了。


没有人敢在卡尔面前提这件事。即使是不经意间谈论到了蝙蝠侠,超人那让人生畏的气场就可以让整个房间骤降个十度,不寒而栗。那种凉薄危险的眼神很难让人想起曾经的明日之子是个可以托起整辆汽车只为救一只可怜可爱的流浪猫的人了。


人是会变的,但人又是一种怀旧的动物,氪星人也不例外。


“卡尔只是在自欺欺人罢了。”戴安娜对琼恩说,“我们都站在这里,有谁会忘记,瞭望塔的存在,就是布鲁斯出资造的呢?”


“这只有他自己知道了。”火星猎人回答,忧心忡忡,他能读心,却读不了未来。


 


…………………………………………………………………………………………


 


尽管正义领主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先进的和平安宁,但总是有人会跳出来反抗,一边游行一边喊着“要自由,要民主”。超人也没怎么指望这些如同蝼蚁般渺小脆弱的生物可以理解他们超前的理念,即使是他们之中最完美强大接近于神的布鲁斯,不也还是背叛他了么?


面对这些人,卡尔采取的措施是暴力的应对。镇压、判刑、丢进监狱,出来时往往就被改造成一个完美的好公民了。这样效率高,他们也不用费口舌去徒劳的解释什么。毕竟在正义联盟时期,一次次超级反派的出现和扰乱公安秩序就是因为这样的道德教育是没用导致的。


反抗的活动全世界此起彼伏,但总的来说,规模和频率都比十年前小很多了,在时间如流沙的消磨下,大部分人不再为如今的生活思考,严格的律令和监控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世界在一天天向卡尔想象中的乌托邦发展去,这让他感到很满意。他很少离开瞭望塔了,有时整整一天看着地球上的潮水起伏,车水马龙。地球变小了。对于神明来说,时间的流逝非常快,这让他几乎丧失了对时间的概念。他会想到闪电侠,会想到卢瑟,会想到那些失去思考能力已经完全无害的反派们。


 


他没有和任何人提及,他想到最多的,其实是布鲁斯。


他也没有和任何人说,虽然哥谭是这个世界上金属含铅量最高的城市,这是他唯一无法透视的城市,他仍每天会注视向这里的灯火与上空的阴云。他私心把这座城市留给了布鲁斯,是想留下这样一个机会。


他想再一次见布鲁斯,一开始只是如昙花闪电转瞬即逝,然后越来越想,这个念头随着时间的积累快把他逼疯了。


他想对布鲁斯说:“看吧,你错了,哥谭仍是混乱的,这个世界需要秩序与强权。”就像普通的人相见聊天那样。


尽管超人抹消了蝙蝠侠留在瞭望塔上的所有痕迹,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留下了一本布鲁斯·韦恩作为封面模特的杂志。接近十年的时间让这本杂志褪色变黄,连封面的标题都无法辨识了,这张图已经印在了卡尔心里,没有被时间带走。在心里,卡尔早已想好了一切,只是一点,就像拼图的最后一片被毁坏了。


 


他不会主动去找布鲁斯的。


超人是正义领主的主席,他不会做出错误的决判。即使他想念布鲁斯,他认为自己当年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直到现在,有时他想起布鲁斯当年自说自话的背叛行为,还是会气得浑身发抖。他喜欢可以控制的事,喜欢有秩序的世界,喜欢一位可以预测的恋人。


如果超人去找蝙蝠侠,那就是他向他分离已久的恋人主动示弱妥协。卡尔是不会做的。


因此,他对布鲁斯挂念得不得了,他仍然克制着自己,不主动去哥谭。


卡尔没有意识到“相思成疾”是个怎样的词,他扭曲地和他地面上数年未见的爱人自私地较劲,他也知道这是一个死循环,一盘死棋。他让自己成为一位没有感情的君主,他给内心筑起越来越高的大坝,阻挡泛滥的情感,把那些无用的化学反应圈起来扔掉。


大坝终有一天会裂开的。


 


“戴安娜。”卡尔轻轻叫住了他的同事,一个莫名的力量驱使着他,“你怎么了,这几天眼睛是红的?我一周前看到你回到地球上呆着了。”


“卡尔,你真的想知道么?”戴安娜似乎为不再忍受什么而感到解脱,她直直睁开那双带着血丝的蓝眼睛,带着复仇的快感向卡尔怜悯地说,“布鲁斯死了。”


直截了当。


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听错了,但他是不会听错的,命运不愿意施舍给他这样一个开玩笑的机会。他看了一眼戴安娜,对方没有撒谎。杂乱的嗡嗡声冲进他的耳朵,他僵在原地。卡尔有一万种超能力,没有一种可以在如今的哥谭前使用。


“……什么时候?”


“三个月前。”


情感如洪水开始泛滥,这次可能卡尔没法控制住了。大坝从底部裂开了。洪水向外满溢出来,如同拉枯摧朽般裹挟大坝坚实的土块冲散开来,泛滥得到处都是。“为什么?”他勉强地把飘忽的声音从嗓子里挤出来。


“‘为什么?’卡尔,你恐怕是忘了。与我们不同,布鲁斯是个凡人。”戴安娜平静地诉说着,刚强的女战士眼睛里又溢满了泪花,“藏在哥谭的反抗军认为如今的正义领主是因为布鲁斯当时的一时心软导致的,他没有拦住你。他们受布鲁斯的保护,却用人质把布鲁斯骗过去了,结果人质也是假的。他很自责,过了这么多年,布鲁斯的体质和恢复情况也不如以前……”


超人没有留意去听,他已经冲向哥谭市了。


 


…………………………………………………………………………………………


 


白色的披风猎猎作响,如尖刀劈开厚重阴郁的云层。卡尔落在哥谭市,一个熟悉又非常陌生的城市。


自从正义领主掌权世界后,短短十年里世界就发生了巨变。但在哥谭,在蝙蝠侠的庇护下,这里的空气中还有自由的说笑声,这里的夜晚还允许夜不归宿。没关系,反正黑暗骑士会帮哥谭市民盯梢的,他是这座城市永恒的守护者。


他就是哥谭。


卡尔突然想起这句话,眼前一闪而过曾经跪立在钟楼一隅上看守着哥谭这个潘多拉魔盒的黑暗骑士,呼吸就像刺刀一下一下插进他的肺部,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到底是为什么,布鲁斯,只有布鲁斯可以影响他这么深?他原以为自己早就抛弃了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的感觉,直到被追上的死神嘲笑他闻讯后的失态。


 


卡尔眼前的哥谭比布鲁斯守护着的那个还要自由。因为在世界上其他角落已经绝迹的各种犯罪在这里猖狂地滋生。如果布鲁斯还在的话,是绝不会纵容这些事情发生的,眼前的现实告诉卡尔:戴安娜说的没错,布鲁斯死了;布鲁斯死了,哥谭在三个月前沦陷了。


熟悉的黑夜里,酒吧喧嚣,灯红酒绿,劫匪在小巷里跃跃欲试,而那些穿着反叛军衣服的人也厮混在其中,这让卡尔怒火中烧。他想把他看到的指给布鲁斯看,冲他大喊道,你看,这就是你用生命保护的人,他们也从来不懂你我高尚的志向,这根本不值得!


可布鲁斯不在这里,也没机会在这里了。


卡尔踩在哥谭肮脏拥挤的小巷里,一步一步向前走,神明的披风很快沾上油污和灰尘,像是在惩罚他自己。这里很暗,只有酒鬼妓女和流浪汉,没人在意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其实是世界的统治者。在哥谭,他们都是自己的统治者,他们只在乎今晚香甜的梦乡。卡尔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表情了。


 


由于哥谭的特殊性,以及超人与蝙蝠侠之间尴尬的关系,正义领主的军队围着这座融化在黑暗里的城市,却还没进攻夺取城市的控制权。反抗军也无所谓,每日在城中掠夺财富,让城市在无序混乱中沉沦,他们已经拥有杀死蝙蝠侠的荣誉战绩了,哥谭像海上的塞壬有迷惑人的魅力,让他们没有更大的志向。


这本来是一种平衡,现在被卡尔打破了。


卡尔很久没这样做过了。他直接走向反叛军的大本营,所有冲上来的反抗士兵都没有来得及阻止他前进的步伐,就被剥夺生命倒在地上了,一路的鲜血流着。


半个小时后,超人收回了哥谭的控制权。


 


他有些茫然空虚地站在天台上,身上全是血迹,白披风变成了暗红色,随风带着铁锈的味道。怒火还未熄灭,尽管只剩下些余烬了。他到底在生谁的气?反叛军的,布鲁斯的,戴安娜的?空虚在敲击他的心,很快被淹没,又有另一种又痒又痛的感觉开始啃噬他的心。


因为还有一个答案,他知道他在生谁的气。


自责。


后悔。


这些词不该用来形容正义领主。


卡尔对黑沉沉的天空扯开一个有点难看的笑,仿佛在对身边的谁说着:“我,卡尔-艾尔,我即为审判者。我的审判是毋庸置疑的……”


他的声音弥散在风里,像是有些困惑。


 


超人重重地落下来,砸在蝙蝠洞里,沉重的回声撞击在岩石壁上,像冲上礁石化为泡沫的白色浪花。


这里似乎变了很多,与卡尔最后以此来看到的那个洞穴里的样子难以重合,但那些属于阿卡姆罪犯的纪念品仍安静地摆在那里,被薄薄的灰尘覆盖。所有的显示屏都是关着的,这里显得异常寂静荒凉。


卡尔突然开始觉得布鲁斯是他的安全锁,就算布鲁斯不在他的身边。他说不清自己现在是头晕还是异常清醒了,他只觉得浑身有点热,但氪星人是不会感冒发烧的。他只是一直在想着,挥之不去。


没有蝙蝠侠的哥谭,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卡尔,你来了。”突兀的,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超人僵住了,浑身的血液逆流而上,让他的心砰砰砰地跳着。这几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他忘记这个声音的主人,他转身。


“布鲁斯?!”他上下打量着无数次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对方,很快恢复了正义领主应有的冷静沉稳的神态,“你骗了我。”


“我恐怕是的,卡尔,不然你是不会来的。”布鲁斯捧着头盔向他微微一笑,肖像与卡尔私藏的那本杂志上的一模一样,眼睛像一湾平静的湖水,“我向你道歉,卡尔,反叛军的事例证明你是对的,我想回归正义领主。”


卡尔眯起眼睛,压住心底翻涌上来的喜悦,没有生气,装作无动于衷的样子。是的,永远不要低估蝙蝠侠。“那你得好好感谢我替你摆平他们了,布鲁斯。”


 


…………………………………………………………………………………………


 


“戴安娜,我要召开例会。”卡尔的声音听上去很轻松,这让公主感到困惑又可怕,“对了,你叫他们再添一把椅子。”


卡尔飞上瞭望塔时,布鲁斯已经站在停机坪那里等他,就像一只迷失已久的海燕归家。等到卡尔步入会议厅时,大家都到齐了,坐在椅子上齐刷刷地看向他。卡尔有点克制不住自己的愉悦心情,嘴角微微上翘。
“超人,请问正义领主的新成员是——?”绿灯侠约翰·斯图亚特将大家的困惑问了出来。


卡尔向前走了两步,侧身让开,将头转向正站在他身后门口一身灰色的布鲁斯。“不是新成员,灯侠。”卡尔笑着说,“是一位老朋友。”


 


布鲁斯面无表情地向在座的同事们微微点了个头,然后跟着卡尔坐到他身边新添的那个位置上,一如往常沉默着。


“说起来,我得谢谢你,戴安娜。”卡尔善意地向戴安娜点头,“看在你是为布鲁斯传话的份上,我对你的谎言既往不咎,不过没有下次。”


他无视了公主和其他人越来越白的脸色,仍自顾自地说:“既然蝙蝠侠回来了,我们重新确定一下分工吧。”


“超人,我们都知道你很悲痛,但布鲁斯已经死了。我们——”鹰女沙耶娜犹豫了一下,站起来开口道,还没说完就被卡尔打断了。当鹰女抬头时,卡尔就浮在她前面,然后抬起手重重给了她一拳。沙耶娜猝不及防,一下穿过墙壁被打出会议厅,她倒在地上,血从口边溢出。


“沙耶娜!”绿灯侠一下冲了过去,用灯戒幻化出医疗设备。他半跪在地上,不可思议地看着卡尔,像在看一个疯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她?”


“是她还在拿布鲁斯的死开玩笑,多不礼貌啊。”卡尔无所谓地说,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布鲁斯在边上微微侧过脸,有些担心地看着他。“我没事。”他冲恋人温和地笑笑,然后对剩下的人道,“我们还有个会要开呢。”


 


瞭望塔上有些空旷了。


亚马孙女神搬回天堂岛居住,自上次沙耶娜被他打伤后,她与约翰回到地球上寻找了一套房子租下住着。火星猎人还在塔上,但他们打照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卡尔没觉得什么不对劲,他只是高兴,高兴自己失而复得又狡猾的恋人主动认错,还回到了他的身边。塔上有些空旷了,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孤单,布鲁斯答应陪他在塔上住几周再回哥谭。布鲁斯住在他原来的房间,卡尔每天费尽心思给他带去地球上新鲜的早餐和咖啡。


时间过得很快,他恋恋不舍地把爱人带着蝙蝠机送回哥谭,经过一些整治,那里已经与大都会或其他地球上的城市没什么不同了,哥谭已经失去了她如磁石般罂粟般的魅力了。


穿过掩饰用的水流瀑布,他把蝙蝠机放在蝙蝠洞里,玻璃罩滑开,布鲁斯从里面跳了出来。他们一前一后进来,超人第一眼就看见蝙蝠洞里还站着一个年轻人,那人也带着一个蝙蝠头盔,两只尖尖的角向上刺起,穿着一件深色的大风衣,腰间插着两把武士刀。


 


卡尔心中警铃大作,一下飞过去到那个人面前。“你是谁?!”


“超人?”那个人看过来,向后退几步拔出了武士刀比在身前,“你可能还没见过我,我是蝙蝠侠。”


“你在说什么?!”卡尔不自觉把声音拔高,一把拽住他的领子把他举起,“你胆敢向我说谎?”他有些惊慌地回头,刚才在他身后的布鲁斯不见了。


被他拽着的人利落地用刀割开领子然后敏捷地向后跳着拉开安全距离。“我没有向你说谎,卡尔-艾尔。”他说,“我是布鲁斯·韦恩之子,达米安·韦恩,我的外公是刺客联盟的前任主人,而我是它现在的主人。”


卡尔不认识什么达米安·韦恩,但他认识对方割开领子逃脱的动作,这是布鲁斯的独门绝技之一。这个人还知道蝙蝠侠的真名。他咽下口水,吞下所有不安和疑惑,安慰着自己,布鲁斯一向是神出鬼没的,不是么?他可能已经找到这个冒牌者的弱点,等着机会进行打击,他很快会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你还是在说谎。”卡尔强迫自己冷静沉稳下来,热视线的红光在眼睛里危险地跳跃着。


 


“够了,卡尔,停手吧。”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戴安娜的,透着疲惫和失望,“不要再逃避,再否认了,就是因为你的命令,布鲁斯待在哥谭孤军作战不愿向我们求助,就是因为你杀死了布鲁斯。”


“戴安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超人顿住,收回热视线像一头焦虑不安在崩溃边缘的野兽一样,“你也在骗我?你背叛了我?我明明是和布鲁斯一起回来的,你们把他藏在了哪里?”
“卡尔,面对现实吧,现实很残酷,也是无法逃避开的。”神奇女侠拿出金灿灿的真言套索,“是时候了。”


 


…………………………………………………………………………………………


 


戴安娜将绳子绕在自己的手臂上,微微一拉。“你知道的,卡尔,真言套索将强迫我说出实话。”她深吸一口气,接着说,“布鲁斯死了。达米安的确是布鲁斯的儿子,他继承了蝙蝠侠的衣钵。”


卡尔大脑一片空白,他麻木了一会儿,像是缺失了一块记忆,然后一下冲出了蝙蝠洞,把洞里另外两个人都抛在脑后。


他下一秒就到了韦恩庄园后边的私家花园里,花园深处是韦恩家的墓园,埋葬着这里历代主人,布鲁斯带他来过一次,在正义联盟时期,卡尔还把一束花放在玛莎的十字架墓碑前。过去重现,然后被现实的残酷覆盖,这里比他记忆中的那个地方苍凉了不少,迎面的风是冷的。


他急促地喘着气,像是缺氧似的,实际上他根本不需要氧气。墓园里又多了两块墓碑。一块是阿尔弗雷德的,但布鲁斯根本没有邀请他参加葬礼。另一块更新的碑很小,与其说是纪念更不如说是为了忘却。但卡尔看得很清楚,碑上是布鲁斯的名字,还有“哥谭永恒的骑士”。


 


卡尔不知道自己该对这块墓碑摆出什么表情,他终于没法镇静了。他的视线开始模糊,咸湿的泪水一滴滴落在松软的棕色泥土和草地上。


“啊呀,你是在哭么?怎么还像个小镇男孩似的,你可是地球的主人啊。”卡尔转过头,是布鲁斯在说话,语调轻松。


布鲁斯站在一边老管家的墓前,眼睑下垂,一只手抱着一捧白百合,另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他穿着黑色的西装和昂贵的皮鞋,系着深蓝色的领带,是和那张杂志封面上一模一样的衣服。他抬起头,海蓝色的眼睛转过来,和那本杂志的封面一样年轻的容颜。他看向满脸泪水的卡尔。“振作点,你可是超人。”


他们的角色仿佛颠倒了。


“……布鲁斯?”卡尔有点困惑,眼前的人有些违和,“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都说你死了,你是复活了么?”


“复活?当然不是了,那太奢侈了。”布鲁斯走过来,站在卡尔身边,然后蹲下来把花束献给自己,抚摸自己不大墓碑上的纹理,“我只是一个人类啊,卡尔,我是真的死了。”


“可是,我和你还在瞭望塔上一起住了几个礼拜,我还给你送早餐,我以为我们可以像原来那样相处下去。”卡尔难得有些示弱,他的声音低下来。


“我们的确可以像原来那样生活下去,只要你愿意。”布鲁斯又站起来,微笑着向卡尔伸出手。


 


“卡尔!”戴安娜和达米安冲了进来,打破他们的谈话。


“哈,达米安还是老样子呢,有点冒失,一点也不像我。”布鲁斯开玩笑似的,然后把手放下向后退了两步,站在自己的墓碑后。


“你还不明白么?”戴安娜冲他大吼道,“布鲁斯已经死了!他的房间几年前就被你改造成了储物仓,他的蝙蝠机再也没有在瞭望塔停过,你送的早餐都是琼恩怕你失控拿走的!你一直看到的布鲁斯是幻觉,你还为他打伤了沙耶娜!”


卡尔第一反应是去看另一边的布鲁斯。


“戴安娜是对的。”布鲁斯打了个响指,眼睛里满是赞许,“我在第五维度,我只是你的妄想,卡尔。只要你想要我的陪伴,我会就在你的身边,只有你能看见。时间、地点、情节,你来决定。”


“我不懂……”超人有些崩溃,他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压垮了,对着布鲁斯的墓碑跪下来,像一个丢掉了所有心爱玩具的孩子,跪倒在站立着正垂下眼帘的布鲁斯面前。


 


“我们不需要你理解,卡尔-艾尔。”达米安拿出一枚氪石戒指戴上,从腰侧抽出一把武士刀,“我只需要为父亲报仇就可以了。”


“你怎么会有这个?”卡尔绝望地自问自答道,“是的,布鲁斯把世界上最后一块氪石给了你。他没法下决心对我使用,但你没有这个顾虑。”


“卡尔,我们不会杀你的,但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我也要,正义领主们都要。”戴安娜沉声道,“人民才是审判者,他们判我们是错误的。”


卡尔呆呆地跪在那里,任由达米安举起刀砍下来,他根本不在乎,他看着布鲁斯,眼里充斥着墓碑前百合的苍白色。


“你看看,卡尔,蝙蝠侠永远是对的。”布鲁斯笑着,目送他陷入黑暗。


 


超人再醒来时,他待在一间红太阳牢房里,这就是他接下来漫长的半辈子的居所了。狱警厌恶他的所作所为,又畏惧他的能力。卡尔听说新的蝙蝠侠带着刺客联盟重建了世界,归权与各国政府。


他的新生活无聊又平静,就像那个堪萨斯的小镇,让他找回内心的一丝安宁。


“卡尔。”灰色的蝙蝠侠突然出现在牢房内部,没有惊动任何人,嘶哑着嗓子,“好久不见了。”


“布鲁斯?!”卡尔猛地站起来,看向他的恋人,沉默着上下打量了一会儿,然后了然地微微一笑,“……我只希望你能原谅我对你犯下的那些错误,我愿意用我剩余的所有时间去补偿。”


“只要你这么想着,它就能成真,卡尔。”布鲁斯靠近他,用一种怀恋的语调说,“恋人相遇,即是旅途终结之时。我会陪着你到最后,因为你已经到达终点了。”


 


你终于闪耀着了么?我旅途的终点。


 


 


End






梗出自p52蝙蝠侠的一个大事件,叫什么忘记了(黑手套?),反派是DOC·HURT,里面蝙蝠侠问蝙蝠螨:“你到底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我想象出来的?”蝙蝠螨对蝙蝠侠说:“五维就是想象的存在。”


“恋人相遇,即是旅途终结之时。”出自TFP漫画。


“你终于闪耀着了么?我旅途的终点。”出自木心。


“碑很小,与其说是纪念更不如说是为了忘却。”出自三体。



Mio:

注意:1 2p杰克视角 3 4p莱耶斯视角
在互相玩弄对方的杰克和莱耶斯 虽然杰克在意识到的时候感到歉意 不过莱耶斯更坏就对了ww

原地址:twitter.com/JohnUlha/status/856452524173217792

作者:@JohnUlha 翻译:@MIYAVI_唯雅独尊_JOON 

我完整了。

HORIField:

【授权译搬】【无CP】

面对自己残缺的身躯,他完全有充分的理由选择踏上复仇之路,但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寻求内心的宁静。

Tumblr: disteal 原po 授权
感谢 @白小修 !以及这是一扇神秘的传送门

最后一P纯搞事,我自首,别打脸。

豪车

源氏物语:

旧文改,3P,ooc,独狼/白狼x牧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