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目

all源/R76/超蝙/美苏

矢车菊的断章:

“我和克拉克才不是最好的朋友。我并不经常向他寻求帮助,在大多数案件里,也并不常询问他的意见。但是在迪克看来,在此世之中、独我一生,我不曾用性命依赖别人比依赖他更多。”

“尽管我们有如此不同,我和克拉克组建了令人惊异的、卓有成效的队伍。不仅是克拉克强大的力量与超能力让我依赖起我们之间的关系,且因为是克拉克、让我能够从另一个角度看待灾祸,而心怀希望。尽管我永远不会告诉克拉克这一点好让他得意,但是,因为他,让我得以做得更好。”

――蝙蝠难得的独白。
私心加了超蝙的tag。

Mio:

注意:1 2p杰克视角 3 4p莱耶斯视角
在互相玩弄对方的杰克和莱耶斯 虽然杰克在意识到的时候感到歉意 不过莱耶斯更坏就对了ww

原地址:twitter.com/JohnUlha/status/856452524173217792

作者:@JohnUlha 翻译:@MIYAVI_唯雅独尊_JOON 

我完整了。

HORIField:

【授权译搬】【无CP】

面对自己残缺的身躯,他完全有充分的理由选择踏上复仇之路,但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寻求内心的宁静。

Tumblr: disteal 原po 授权
感谢 @白小修 !以及这是一扇神秘的传送门

最后一P纯搞事,我自首,别打脸。

豪车

源氏物语:

旧文改,3P,ooc,独狼/白狼x牧民

【美苏】一切都会好的

哭出声

阿鹿鹿:

请让我为这个北极圈添砖加瓦。。。


写个小短文随便耍耍,文笔不好别介意XD






“一切都会好的。”


 


NapoleonSolo从没听过自己的声音如此颤抖,说着这辈子最大的谎言。


他手下温热的身躯正渐渐地失去温度,他的高级订制西装几乎被鲜血浸湿,血液顺着西裤的压线汨汨地滴下,一部分血液已经开始在车里的地毯上凝固。


 


“Solo! 不要让他睡着!”


控制着这疯狂汽车的Gaby近乎尖叫,从这场追逐战中分出神来,快速地瞥向后座上的搭档们。


Solo仿佛被Gaby的声音惊醒一般,更加用力地按住了Illya腹部的伤口。撕裂的痛感如同蛇一样从伤口中开始蔓延至四肢,让意识模糊的Illya清醒了一点,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You are killing me....cowboy.”


Illya的嘴唇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因为打斗裂开的小伤口血液干涸成玫红色,左脸因为挨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大个子一拳而红肿。他还能感觉到疼,目前看来情况还是可控的,他心想。


“闭嘴,Illya,你死不了。”


Solo控制着自己声音里的颤抖,另一只手搂紧了Illya的肩膀把他固定在自己怀里,他仓促地稳住因Gaby急转弯而滑动的Illya,不想他再失去更多血液,另一边转过头去观察后面追上来的黑帮们。


任务成功,但是无论怎么安排,这场追逐战是免不了的。


 


“先生们,帮个小忙。”


Gaby从后视镜仅剩的一小片中看到有一辆车从小巷冲出,渐渐要追上他们。她再一次急转弯,却甩不掉那辆从左侧追上的车,Solo无法拿到枪,他可不想把那只握住Illya生命的手从他肚子上那个冒血的洞拿开。


Illya一枪爆了司机的头。


“你太慢了....”


他感觉自己的血液正一点点的流干,心脏急速的跳动着企图生产出新的血液来弥补那些丢失。只剩下意识还坚持着,这感觉比他之前经过的任何一次濒死体验都要糟糕。大概这一次是真的吧,Illya心想,他渐渐觉得冷,像是在某一个冬天,他还只是KGB的学员,Oleg把他扔到莫斯科河里面自生自灭。


 


“Illya!”


Solo的声音再次将意识远去的Illya唤回。俄罗斯人咬着牙挪动起自己的上身,Solo手缝中又涌出了鲜血。


“Illya,你得听话..”


Solo的声音软了下来,他调整手下的动作帮助Illya更加靠近自己。


Illya将头靠在Solo的颈窝里,仰头看着那张窘迫不堪但是英俊的脸,眉头一如往常地皱着,黑发间有些血液正在凝结,大概是因为之前在谈判时被枪托打了一下的缘故,平时用发胶梳理的整齐的额发也在枪战、追逐和逃命之间打起了小卷,还有一小缕打着卷垂了下来,不知为何让Illya觉得十分好笑。


还有Solo那双深蓝色的眼睛。


Illya见过它们带着轻蔑、挑衅、狡猾,甚至欲望,却从没见过它们充满担忧,甚至充满泪水。


倒也是此生无憾了。


 


Illya垂下眼睛,Solo看见那里的皮肤苍白但是仍然泛着光亮,金色的睫毛跟随着眼球的律动微微颤抖。


“对不起,Gaby。”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听见没有!”


Gaby双手抓紧方向盘,追着他们的车子已经被她远远的甩在后面。Gaby哽咽了一下,但是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脑海里计划着最近的路线。经过多次任务之后,她已经不再需要Solo当她的活体地图了。现在,她已经带着她的搭档们逃出了黑帮的围追堵截,只需要赶到Waverly告诉他们的安全地点会和,那里有医疗队可以医治Illya。


“我们很快就会到了!你不会死的,Illya。”


“一切都会好的,Gaby。”


Illya安静地说,他浓重的俄罗斯口音怎么也改不掉。


Gaby大概已经哭了,所以她没有转过头。


Solo想要说些什么,就像以前任务失败时,他会说些什么来振作Gaby,让Illya冷静。偏偏这个时候,Illya是那个最冷静的,而Solo却颤抖着手指只能沉默。


 


像Gaby一样,说不许Illya死去吗?


Solo是个现实的无神论者,他只相信自己。军队的训练和战场上的厮杀告诉他Illya伤的太重了,他们根本来不及赶到会和点。


但他心里却有个声音在祈祷,向着那个他不信奉,甚至亵渎过的上帝,祈祷Illya不会死,代价甚至是付出他自己的生命。


这颗子弹本就应该是属于他的。


如果不是Illya推开了他。


 


“这不值得...”


Solo的喉结滚动了几下,话从口中滑出,他复杂地看着Illya苍白的脸色,甚至觉得他的金发都跟着失去了颜色,唯有那双苍蓝色的眸子还散发着光辉。


“CIA’s best...huh?”


Illya抬起眼看他,眼睛里带着不知是嘲讽还是温柔的笑意,他看着他笑起来,那对不常见的可爱虎牙露了出来。


Solo只记得这些笑容以前是专属于Gaby的,到了他这里只剩下一个白眼,后来他能够得到这个人却从来没有笑容。他曾经做梦都想得到的笑容他终于得到了。


花言巧语可得天下女人心的Napoleon Solo此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不想再重复那句安慰人心的“一切都会好的。”,因为那是他的自我欺骗。


 


“你应该.....说点什么。”


Illya好像在期盼些什么,然而Solo似乎深深地陷在了自己的自责里。


他觉得没那么痛了,腹部的伤口似乎也不会再流出血液,心脏也跳得平缓了。就像莫斯科河的河水,虽然刺骨,但是只需要一点时间,你就会觉得温暖。一点点冷罢了,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Solo很清楚Illya在说什么,从他一开始见到这个靠着长腿追车,赤手拆他车门的俄罗斯特工,他就知道这个人在他的世界里会是与众不同的。Napoleon第一次遇到一个让他心跳过速的人。


虽然他曾经想过这种心跳过速是一种吊桥效应,就像是他们第三次在厕所里见面,俄罗斯人差点把他勒死。


但当他们成为搭档,开始三番两次地激怒对方,后来以各种让Gaby无语的方式争夺输赢。可是在任务中,他们都很清楚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背交给对方守护。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大概是当Illya给Gaby调试窃听器的时候,Solo秉着自己都说不清的意图打断了他们。


第二次,第三次呢?


大概种子早就埋下了,Solo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杀了Illya,可是他没有,反之亦然。


所以两人假扮同性情侣那次任务对于Solo来说是水到渠成,这甚至让他了解到了Illya的感受。他们之后的打斗于是扩张到了床上。


然而谁也没有说些什么,就像现在这个时刻,只是以前大部分时候是Solo在笑,而Illya在沉默,或是掀翻一切。


 


Illya冰冷的手指唤回Solo的思绪。


他抚上Solo的脸,胡茬应该有些扎手,但是他没有感觉。


Solo读懂了Illya的眼神,他认输了。


Illya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压下Solo的头,嘴唇贴上他的耳朵。


“Я тебя люблю.”


 


 


 


“不,Illya!”


他听不清了。


他只记得最后。


Napoleon Solo好看的眼睛里面满是星光。



金鱼草:

以前的文 ,全是麦源。


行吧 有一篇发不上来 黑历史就这些 现在再看就 很羞耻。


返老还童


01   02   03 


时间恋人


01   02   03   04


末日狂欢    链接


letter   链接


 


车:


01   02   03   04


 


 


 


 


 

【超蝙】Rule My World(蓝黑/白灰,PWP一发完)

Linea:

受和泉八云太太的babhel影响,才有了这篇文。


第一次写这对西皮,超级ooc轻拍轻拍_(:з」∠)_




标题:Rule My World


配对:蓝超/黑蝙or白超/灰蝙


分级:NC-17


警告:突破天际的ooc;Rape;angst;崩坏


备注:在超人成为正义领主之前,蝙蝠侠想过完全退出,可无论是Clark Kent还是Kal-El,他都无法完全放手。


 



与恶龙缠斗过久,


自身亦成为恶龙;


凝视深渊过久,


深渊将回以凝视。


                ——《善恶的彼岸》弗雷德里希·尼采



 


Bruce曾经有过阻止那场杀戮发生的机会。当时Lex Luthor的办公室离他不过十几米远,他完全可以在几秒之内破门而入救下Luthor,拔掉Clark脑中屠戮众生的钥匙。可事实是,他纵容了他,在Clark用热视线穿透对方的脑子之后附和着说“你做的很对”,然后看着他迈着前所未有的昂扬步伐走出眼前这扇大门,血红披风在他身后猎猎扬起犹如晚霞。那时他觉得这样Clark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从杀了Luthor开始,他就变得一反常态了,曾经的他绝不可能拥有这样的笑容,那双清澈的蓝眼睛也不该锐利如刀刃。当Diana用错愕的眼神望着他时,他撑着下巴,倨傲地欣赏着自己一手造就的“杰作”,如同一个睥睨万物的君王,整个世界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就算聪明如他也没能够想到对方能够做到如此极端的地步,以至于令大半个地球陷入恐慌——他用残忍的方式终结犯罪,用高压的手段剥夺自由,用强大的力量使人臣服,让每一个人敬畏他,害怕他,而不是信任他,爱戴他。超人,或者说Clark Kent,完完全全的改变了,曾经那个淳朴善良的小镇男孩已经不复存在,留在这具空壳里的只有氪星人Kal-El,他离开了地球,飞向空气稀薄的大气层外部,在偌大的瞭望塔上发号施令,却再也不愿意多看一眼这颗蔚蓝的母星——这个养育他,使他成长的美丽星球,曾经承载了一切事物的地方,在他眼里已经成了他的航海地图上一个新的地标,而他会在这里插上旗帜,赢得光荣。


在Kal的带领下,整个正义联盟正在走向黑暗。他们接着凭借各自的超能力铲除了所有试图反抗他们的政权,将自由的乐园变成了焦土,颁布了一系列严苛到近乎残酷的禁令,给整个地球戴上了无形的枷锁——Bruce及早地意识到了这点,并看穿了他们的所有企图,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将正义联盟所有成员的弱点录入了系统,并制定出了与之对应的解决方法——倘若这样做,他可以很轻易地瓦解这个联盟,让全人类得到救赎,可是他并没有实行他的计划,而是将自己完全隐匿起来,好让自己从中脱身。


为了躲开正义联盟,尤其是为了躲开超人,他离开了哥谭,逃到了欧洲地中海的一块岛屿上。他知道在缺席了三次联盟会议之后,超人肯定在满世界找他,以对方的超级视力和超级听力,就算他再怎么躲藏,对方最后也一定会找到他。现在的他只能暂时拖慢对方的脚步,赢得更多的时间去周密筹划,挽救这个正处于水深火热的星球。


在他临时搭建的这个据点里,Bruce能很及时的获取从外界传来的一切消息,他知道超人依然没有来地球,却命人到处找寻他的行踪。好在他的准备还算充分,这座能在雷达地图上完全隐形的建筑成功地骗过了军方的眼睛,可他并没有想到就在这天之后,整个据点的警报系统突然被人切断了,那个拥有钢铁之躯的男人徒手拆开了据点外部那扇超合金的大门,直接穿透了看似牢不可破的墙壁,像座神像一样直直地站在他身后。


“干得漂亮啊,蝙蝠侠。”在提到“蝙蝠侠”这个词时,Bruce清晰地听到对方加重了咬字,“只不过你太相信自己的判断了,我亲爱的朋友——这次我没有泄露自己的任何行踪,毕竟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擅长逃跑,不是吗?”


Bruce并没有转过身。他长久的沉默着,安静得像卡普里岛的黑夜一样。屏幕上的冷光将他的面色照得铁青,更仔细地勾勒着下颌锐利的轮廓,描画着绷成细线的唇角。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像被埋进刺骨的冰雪里,每一次吞吐都会冷彻心脾,手指在手掌间肆意弯曲着,如果不是因为那层手套的隔离,他绝对已经将指甲嵌进自己的肌肤。这时他感受到有只巨大的手掌按住了他的后颈,氪星人体表的灼热温度令他脊背颤栗,声音却无比冰冷:“如果我没有及时找到你,你打算就这么一走了之,是不是?”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快到几乎从胸腔里跳出来——那当然没能瞒过对方的超级听力,只见对方将手指从他的后颈处移开,慢慢滑过他的胸口,滑向他胸前那个醒目的蝙蝠标志。


“回答我,Bruce。”他低吼道,“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我想纠正你的错误,Clark。”Bruce用他独特的低沉嗓音陈述道,“你做得太过,甚至已经超过了人道主义所限制的范畴了,再继续往前走,你会永远无法回头——就算你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人类也不会……”


“可是我终结了犯罪,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安全了!人类应该感谢我,现在整个世界的犯罪率下降了50%,再也不会有满大街的小偷和混混四处作乱,也不会有更多的人们死于非命,”穿着蓝色制服的男人看起来出离愤怒,“我并不认为自己哪里有错,反倒是你——不是因为你的仁慈,会有那么多人遭受不幸?那些人,早·就·该·死·了。”


“可是你夺走了人类最宝贵的东西。”


“我在构建一个秩序井然的世界。”


“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Bruce尖锐地回应道,“你只是为了你自己,Clark。”


“不要叫我那个名字,”超人突然猛地推开他,让他重重地摔在坚硬的承重墙上,“Clark Kent已经消失,并且永远,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是啊,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名叫Kal-El的外星人,他的人性早已随着Lex Luthor的死一并被抹掉了。当对方慢慢走上前来,伸出手指捏住他的下巴时,他看到对方那双海水一样的蓝眼睛变成了蓝到发绿的冰蓝色,就像冰川裂开的巨大缝隙,光辉灿烂,却令人胆寒。


“你知道我人生中最畅快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Bruce?”


Bruce面罩下的眉毛拧成了再也无法解开的死结,他吞咽了一下,将涌到嘴边的话语咽回肚子里。


“是杀死Lex Luthor的时候,”Kal扯动嘴角勾起了一个几乎算得上狰狞的微笑,“那感觉真是非常畅快,就像你多年未愈的疴疾瞬间完好了一样。”


“不过,或许是现在。”


那抹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Kal放大的面容。那绺卷发仍然垂在额前,又让Bruce有了种Clark还在的错觉,那一瞬间他想伸出手臂拥抱他,想仰起头与他微笑着交谈,想去整理他微微凌乱的鬈发——只见对方眼里浮泛的光点正在熄灭,嘴角勾起的弧度仍然灿若拂晓晨星,灼热的手指往上扼住他的咽喉,Kal收紧手指,放任澎湃的血液在身体里奔流。


“现在我要做Clark Kent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情了。”


那一刻Bruce以为对方会像捏断一根秸秆一样捏断他的脖子,会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五根手指的淤痕,可是下一秒对方的指尖却来到了他的嘴唇,滚烫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唇瓣,沿着优雅的唇线细细描摹,最后撬开他紧咬的牙关——Bruce能感觉到那根强壮的手指在他的嘴里粗暴地翻搅着,顶着他的上颚,让他的嘴唇无法开合,无法发出声音,只能断续地呻吟着,任凭舌尖上分泌的津液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溢出。“你不知道,Bruce,”氪星人几乎是用呼吸在他耳边说话,“你的嘴唇真他妈性感,让人想咬住它——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开始了——”


这的确是从他口中发出来的声音,却又不像——过去的超人绝不会这么说话,他单纯得像个超龄的童子军,只是用他那太阳般的声线给人们送来幸福与和平。此时Kal在他耳边低语着,语气无比狂热,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他曾经的想法——他说着有多迷恋他,说着有多想要他,说着咄咄逼人的恐吓,说着那些“我该拿你怎么办”之类的胡话。可Bruce依旧不发一言,头罩遮着他的脸,让Kal看不到底下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流露出怎样惊愕的眼神。这时对方突然低下头猛地吻住他,用足以将手中那些织物完全撕碎的力道紧紧抓着他身后的披风,几乎要将他嵌进自己身体里,让他能够清晰地听到对方脉搏跳动的声音。


Bruce感觉这几乎不算一个吻了,倒像是饿狼在撕咬猎物,雪亮尖牙撕开肌肉纤维,涌出温暖黏稠的鲜红血浆。他被动地接受着他的嘴唇,他的舌头,他的气息,只能任由他支配着他,好像整个身体没有哪一部分是自己的,完全成了具任人摆布的提线木偶。“我以为你在乎过我……”Kal在松开他时长长地叹息道,“我以为你至始至终都会和我站在一起的。”说着,那对宽阔的肩膀开始颤抖起来,深陷在他披风里的手指慢慢收拢,拉扯着坚韧的布料,让它在下一秒变得残破不堪。“可是你消失了,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选择躲避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的声音像金属一样冰冷,“你在想着怎么与我作对,是吗?可是你现在在我手里,我随时都能杀了你,轻易地断送你所有的计划,或者扒掉你身上那层漆黑的伪装,夺走你的一切,将你真实身份公之于众,谁会知道你其实是那个完美的‘哥谭王子’Bruce Wayne呢……”“就那样做吧,Kal。”Bruce的回答出奇平静,好像那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你现下最好的决定就是毁掉我。”


“为什么!”Kal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声音里爆发出体内积攒已久的所有怒气,“为什么你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激怒我,逼我做出选择?!你明明,明明知道我不会……”当他的话语渐渐隐没在流动的空气里时,手里捏着的半截披风已经成了块破布了,而他扔下它,让它悄无声息地落在地面上。他的手指沿着起伏的肌群来回逡巡,伸向他的胸口,将覆于其上的那层布料拉扯撕裂,就像要将他的心脏从温暖的血肉里掏出来一般让他胸膛赤裸。“你要比我残忍百倍,Bruce。”氪星男人的声音在一瞬间被压低了,两片声带在喉间颤动,就像倾吐出一个魔咒,“可是我相信那两个并不是我的必选项。“


和谐传送门



【超蝙相关资源&安利整理】


一只布莱克:

大部分资源都集中在wb



[漫画相关]
【n52超人合集】
http://t.cn/R5yGdsv
【n52蝙蝠侠合集】
http://t.cn/R5yGdsz
【超蝙古早漫】
http://t.cn/R5yGdsh
【超蝙斜线刊】
http://t.cn/R5yGds7
【世界最佳拍档】
http://t.cn/R5yGdsy

[各种各样的安利]
【机器鸡骗炮】
http://t.cn/Sy0aGi
【亨本安利】
http://t.cn/R5yGdsL
【DC补番清单】
http://t.cn/R5yq2sQ
【蝙蝠侠入坑姿势参考】
http://t.cn/R5yGdsP
【外粉fanvid推荐】
http://t.cn/R5yGds2
【乐高】
http://t.cn/R5yGdsA
【亨本论坛】
http://t.cn/RqDfzUg
【超蝙论坛】
http://t.cn/R5AteNH
【超蝙fanvid推荐】
http://t.cn/R5yGdsw
【虽然不推荐但如果你实在想看的超蝙gv】
【第三部】
http://t.cn/R5z6Mgo


【乐高度盘】


  http://t.cn/R5yX7Zz


【菠萝午夜科普&汉化资源相关】 http://t.cn/R5ySmmb



【授翻】【美苏】蜜汁味 PWP

疯狂打call

离岛:

当老板不在的时候……


就可以翻译小黄文了……


顺便拯救一下我的日语和中文


原文非常色气,性冷淡都是我的错。




原名/链接:蜜の味              作者:sunao




————————————————————————————




U.N.C.L.E这此交代的任务目标是美国某个军需企业的总裁Terry Stevens.


照片上英俊的男人看上去很适合戴太阳镜,一副生活美满事业有成的模样。情报称他暗地里正在大量制造杀伤性武器,三人组的任务是找到他的秘密工厂在哪里。Gaby的假身份是公司的事务人员,而Illya则是秘书。上一任秘书不巧遭遇交通事故正在疗养——至于事故的具体情况这里就不做赘述了。


由于Stevens最近要搬家,Waverley安排Solo住进了他新家附近的一间房子——家具和食物应有尽有,充满了直到昨天还住着人的气息,这有点可怕。Waverley吩咐他如果有邻居问起,就说这家的主人要进行为期一个月的海外旅行,他是来负责看家的。这片住宅区安静闲适,一看就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任务已经开始一个星期了,Solo还是仍然每天喝着红酒,看看书架上那些英国推理小说。他给自己编造的设定是在家工作的翻译家。尽管他会趁着散步的时候看看还没有人入住的Stevens的新家,研究一下怎么潜入,但这实在是太显而易见,所以他现在看都不看了。


毫无危险的生活虽然无聊,但也算好事。而就在他平静生活的某一天半夜,门被激烈地敲响了。Solo连忙跑去开了门,外面站着身穿西装的Illya,颀长的身子如今微微弯曲着。


“你这是在干什么?不是说了你不来这里吗?”


“紧急情况。”


Illya推开抱怨的Solo走进房间,他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呼吸紊乱,脸和脖子通红一片,看上去像是发了高烧。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你干吗弯着腰走路……”


“别管我。”


“你都闯进我家来了还要我别管……”


还是让他喝点水再问吧,Solo想,“坐下吧”,说完朝厨房走去,这房子里有香气扑鼻的好茶还有待客用的高级茶具,不喝可惜了——




到天明


如果打不开走长微博


如果仍然打不开请走ao3


Fin




——————————————




一直用的图链网站貌似挂了


找了找别的,基本不是挂了就是要翻墙


老实说有点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