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cz

在虚情假意上筑梦

JOKE-R™:

【爱你需要多大的勇气,被你所爱就需要多大的运气。我有这勇气,没这运气】

我哭了谁知道

JOKE-R™:

【爱你需要多大的勇气,被你所爱就需要多大的运气。我有这勇气,没这运气】

【富贵仁者】营业成真

我最爱的贾丁文

爱与被爱都辛苦。:

现实背景 ooc大大地有 文笔没有
题文没太大关系 有一点点毕丁
  
  
   
黄明昊有双清澈明亮的眼睛,能透出幼猫般的乖巧稚嫩,也能透出与年龄不大相符的深沉成熟,能高冷禁欲,也能诱人心神。黄明昊觉得,在不同状况下快速调整眼神是偶像的必备技能。
   
  
比如此刻,丁泽仁迈着四方步朝他走过来冲他打了个招呼,黄明昊立即换上了对方熟悉的快乐无忧的眼神并嬉笑着和对方默契地撞了下拳头,再附赠一句“skrr skrr”。
   
   
他的手机刚刚被他按下了Home键,切掉了经纪人哥哥那段委婉透露出让他和丁泽仁逐渐增加互动开始cp营业的意味的文字。
   
  
从某些程度上来讲,黄明昊是要比丁泽仁成熟一些的。
   
   
也许是因为提前经历过人们挑剔的目光和评价,小小少年面对汹涌而来的赞美和诋毁表现出了惊人的冷静和淡然。他从那些喜爱中找到自己前进的动力,在那些厌恶中磨练自己的心性,同时他也知道了如何才能为自己和另外一个人吸引到更多粉丝。
  
  
但丁泽仁不同。他明亮的眼睛里盛的是少年心火,热烈燃烧却不灼人。练习室这座象牙塔养护了他眼中的火和他一尘不染的心,毕竟没有什么负面情绪是一曲热舞不能发泄的。他初初接触象牙塔之外存在的规则,对努力的信仰和骨子里的正直让他在一些技巧性的东西前手足无措。
  
  
少年心性中的纯真与骄傲使黄明昊知世故而不世故。知世故让他能跨越年龄差和丁泽仁交流那些有关未来的想法,而不世故让两个人即使不必说什么也能彼此贴近。
  
  
“知道了哥哥,我会跟泽仁哥说的^ ^。”黄明昊趁着丁泽仁不注意迅速回复了经纪人哥哥。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
  
   
丁泽仁觉得最近黄明昊很黏自己。他和黄明昊最近有了几个共同行程,经常要两个人一起在各地飞来飞去。但即使是休息日黄明昊也不出去玩或在宿舍里安然享受假期,而是跟着他一起泡在练习室练舞。黄明昊足够有趣,撒娇毒舌小段子样样精通,丁泽仁也乐得弟弟跟自己亲近,两个人总是厮混在一起。
   
  
温州小机灵发现,营业这个东西不一定会对两个人的关系有负面作用,但的确会对两个人的关系有一定促进作用。
   
   
毕雯珺和朱正廷也在公司的要求下开始了营业。于是舞台上的毕雯珺不得不对丁泽仁冷淡一些,把所有注意和关心全藏在那双漂亮眼睛里。而舞台上的黄明昊却可以像在私底下一样跟丁泽仁勾肩搭背,嬉笑玩闹。他可以在丁泽仁潇洒舞动的时候发出欢呼,在丁泽仁尴尬的时候搂住对方的肩,在丁泽仁流泪的时候捧住对方的脸擦去泪水,顺便挡住毕雯珺投来的关心目光。
   
   
我可以正大光明地对他好,无论何时何地。黄明昊这么想着,内心暗暗滋生出一种骄傲和以公谋私的愉悦来。
   
   
黄明昊谋私谋得也很有成效。丁泽仁念叨着昊昊的次数开始增加,两个人经常一起坐在黄明昊床上吃鸡,笑朱正廷又一次落地成盒,趁朱正廷撸起袖子赶来之前把门锁好然后听着朱正廷“你俩有本事开门啊”的声音乐成一团,再重新专注于吃鸡大业。黄明昊的床头开始出现丁泽仁爱吃的薯片丁泽仁的发带丁泽仁的耳机,乐华百万垃圾堆在丁泽仁的衣柜里有了比较整齐的分部。
  
   
丁泽仁一个人的练习室时光也变成了两个人的。夜晚练习室的灯光变得更加有温度,屋子里弥漫着属于两个人的气息和荷尔蒙。
   
  
长时间练习后丁泽仁和黄明昊互相发了对方练舞的视频,两个人并肩坐在墙边冲着镜子发愣,大脑放空的感觉令人如在梦中。黄明昊大概是累极了,慢悠悠地滑下去枕在丁泽仁的腿上。
    
   
丁泽仁低头看向黄明昊,黄明昊也用他像奶猫一样无辜的令人怜爱的圆眼望着丁泽仁。丁泽仁移开了眼睛,身子却没动,默许了黄明昊枕在他腿上。
   
   
没有人能拒绝黄明昊。在瞥到丁泽仁泛红的耳根后,黄明昊心里狡黠一笑,把帽子扣在自己脸上掩住了微微上翘的唇角。
   
   
丁泽仁看似神游,此时神思却无比清醒。黄明昊的眼睛将他彻底从空白幻境中拉回现实,他感觉他的心里像是装了个横冲直撞的游走球,让他的心跳动愈加剧烈又酸软发涨,他的耳中也灌满了咚咚的心跳声。
   
   
丁泽仁又低头去看黄明昊。少年的呼吸平稳,灰蓝色的发丝散在他腿上,手指放松地微微蜷曲,长腿随意伸展着。
  
   
昊昊是不是瘦了点?丁泽仁想。
   
  
十六岁的少年还在成长阶段,挺拔修长的身体具备少年特有的魅力,有点单薄却还算结实。繁多的工作使黄明昊虽然有点贪嘴但也远远来不及长肉。
  
  
丁泽仁想,人都说出名要趁早,可趁早出名的辛苦哪里是旁人能轻易理解的。
   
   
良久良久,黄明昊的声音从帽子底下传来,有点闷闷的:“泽仁哥,你说我们真的能走上花路么?”
   
    
丁泽仁轻轻握住黄明昊伸来的手,捏了捏少年的手掌,语气柔软:“一定能的,已经有那么那么多人喜欢我们了,我们也一直在努力。越努力,越幸运嘛。”
   
   
可能正是因为年少成名身边又有许许多多竞争者,所以少年们既有着对未来的信心和憧憬,却也有些不确定和患得患失,不敢因为那样多的喜爱而有恃无恐。丁泽仁自己是这样,他明白黄明昊也是如此。
   
   
黄明昊摘下盖在脸上的帽子。丁泽仁与黄明昊对视,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黄明昊柔软的发认真说道:“昊昊真的超帅超棒,超厉害,一定能走花路,走钻石路的。”
   
   
“昊昊是最最好的。”丁泽仁的眼睛和语气都透露着十足十的真诚。
    
    
黄明昊见多了热烈的措辞美好的溢美之词,丁泽仁的赞美与之相比显得分外苍白。可此时此刻,他却爱极了丁泽仁这笨嘴拙舌的温柔,这份温柔足以使他的心像夏日的棉花糖一样化成暖融融甜腻腻的一滩。
    
    
他一骨碌爬起来,紧紧拉住丁泽仁的手,狗狗眼里闪烁着希冀:“我们会一直这么好下去吧?”
   
   
丁泽仁大大的杏核眼和上翘唇角被笑容弯成讨人喜欢的弧度,他也紧紧回握黄明昊:“会的。”
   
    
“会一直好下去的。”
   
   


  
“你的酒窝没有酒,我却醉得像条狗。”黄明昊皱着眉嫌弃地关掉当前页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就是没有句合适的情话!他都能想到丁泽仁冲拳头哈气威胁他不许乱讲土味情话的样子了。
   
   
土味情话小王子黄明昊脑壳痛。
  
  
我不就是想快点搭上早恋的班车么?怎么就这么费劲呢?
   
 
        
“你们俩去便利店都不带我!我的份呢?”范丞丞指着刚进门的黄明昊与丁泽仁大喊。
  
   
“范丞丞你再吃二十斤迟早长回来。”黄明昊冲范丞丞做鬼脸。
   
    
“贾!富!贵!”范丞丞抓起个抱枕跟黄明昊开启了追逐战。
   
  
黄明昊迅速窜到丁泽仁房间里,把范丞丞锁在门外。范丞丞使劲拍了拍门,见里面的便利店二人组不理他,便噘着嘴走开了。
   
   
黄明昊把自己摔在丁泽仁床上,侧脸去看丁泽仁坐在床边把几样零食摆在床头。丁泽仁扒拉扒拉袋子里剩下的一堆零食,满意地把袋子放在黄明昊身边。
   
   
“哇!太好了!”黄明昊搂住零食袋子满脸幸福。
  
   
丁泽仁盘腿坐在黄明昊身边,酒窝少年的长长睫毛微垂,在眼下形成暧昧的阴影。
    
   
天时地利人和,那句话似乎就在嘴边。
   
  
黄明昊伸出手去碰丁泽仁的指尖,他抬头对上丁泽仁的眼睛,那里面只有自己的身影,看起来傻乎乎的。但这种“你的眼中只有我”的感觉让黄明昊生出了一点奇妙的眩晕感。
     
    
“泽仁哥,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这句话终于脱口而出。眩晕感褪去之后黄明昊终于感受到自己的紧张和慌乱,凉意从胸口扩散到四肢百骸。
   
    
然后他看到了鸿蒙初破时透进混沌的第一缕光,听见了阿芙洛狄忒的低语。凉意被暖意驱走,黄明昊如在云端。
   
   
丁泽仁眼中闪烁着温柔而坚定的光,轻声说:“好。”
   
  
十指紧扣。
   
   
  
当天晚上,范丞丞被威逼利诱同黄明昊换了房间。临睡前,福西西同学刷了一下微信,发现丁泽仁新发了一条朋友圈。
  
     
“One Piece[嘻嘻]”配图是一张笑得开心的路飞。
    
   
“炸斯汀首赞啊。”范丞丞眯了眯眼,哼了一声把手机锁屏后塞在一边。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除了我。
    
   
夜晚,黄明昊和丁泽仁挤在一张床上,丁泽仁突然来了一句:“我这算是拐带未成年人早恋么?”
   
   
黄明昊噎了一下,随即理直气壮地回答:“是啊,这你得负责听到没有。”
    
  
丁泽仁捂着眼笑起来:“好好好,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黄明昊捂住胸口,这大概就是丁泽仁式情话吧,本土味情话小王子居然被这么句话撩得有点心潮澎湃。
   
   
“泽仁哥晚安。”“昊昊晚安。”互道晚安后,两个人手拉着手共赴甜美的梦乡。
  
   
睡吧,明天又是有你的新一天。无论晴雨,都是最好最好的日子。
   
   
营业成真,也挺好的。
   
 
  
  
  
  
  
【双面镜卡住了乱写点富贵仁者甜甜心】

愿赌服输-贾丁/富贵仁者 C14 弟弟不想长大的原因

我泪流满面淹没太行山

下次再聊:

C14 弟弟不想长大的原因


 


丁泽仁盘腿坐在床脚打游戏。


 


范丞丞的语气吓到他,他下午就没敢给黄明昊打电话。虽然跟黄明昊在一起的第一天他就做好心理准备,但若要真的拿出应对方式直面此事,他想不清会给父母和对方家庭带来多大打击。范丞丞之后就没再提起黄明昊,兄弟俩却十分默契的陷入情绪低潮。丁泽仁游戏也打不下去,干脆托着脸开始冥想。范丞丞洗好澡从浴室走出来,他走过丁泽仁身边,瞄了一眼他的手机:怎么不打了?


不想打了。丁泽仁说:你想玩?


……不了。范丞丞去酒店柜子里拿出吹风机,插好电后对着自己的头发乱吹一通:哥去洗澡吧。丁泽仁现在也挺怕跟他共处一室,很仓皇的跳到床下去,鞋子都踏掉一只。他回头,看范丞丞也没笑,只是对他露出个怪异眼神来。


 


……可范丞丞是自己弟弟,又跟黄明昊从小玩到大,若真有意愿将此事揭穿,估计父母早就找到自己头上。可他却从未跟自己提起中秋之夜所目睹到的事,比起一直在逃避的自己,对方好像更不坦诚。丁泽仁开了花洒,想像一下双方父母得知后的情形,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否做了正确决定。可他早就对黄明昊硬不下心,光是假象一下自己执意让其搬离公寓,他又开始庆幸好在是自己抢先想通了原委。他性子太倔,从来就没抱着玩玩心态尝试与黄明昊交往,既然都做好一条路走到黑的准备,那屋外的弟弟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呢?他们迟早都是要知道的,不过早晚罢了。


 


他莫名有了点信心,出门前先打了一遍腹稿。范丞丞正斜躺在自己床上刷手机,看丁泽仁洗好了,给他指了下桌上的吹风机:哥,吹风机在这儿。


丁泽仁本来憋了一肚子话想跟范丞丞促膝长谈,结果先被弟弟勒令吹头,只得讪讪走到插电板处。丁泽仁吹了一会儿,把头发吹的半干,范丞丞在床上冷不丁说了句:你头发长得好快。


快吗?丁泽仁捏捏自己额前刘海。


你上次剃得那么短,现在终于长回来了。范丞丞说:不过短发也挺精神的……


那我再剃了去。丁泽仁对着弟弟突如其来的夸赞得意起来:我也觉得短了更好看些,就是现在越来越冷了,头发厚点还保暖,等夏天我再剃。


我以为你想留脏辫儿呢。范丞丞笑道:前些日子黄明昊扎了一个,你不是挺羡慕的,说好看来着?丁泽仁都忘了这事儿,听弟弟提起后才恍然似的“啊”了一声。他想到黄明昊扎了个脏辫跟范丞丞来单位找自己时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当时糊弄他的,我觉得我梳比他好看——他没注意自己已经“咯咯咯”笑起来,对面弟弟的脸色又有些不对,他才敛了神色,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最后自暴自弃似的跳回自己床上:睡觉吧。


 


范丞丞关了灯,丁泽仁埋在被子里,怎么也睡不着。他还是忍不住去摸手机,黄明昊不知睡没睡,他开始滑看两人的聊天记录,看到黄明昊发了一张他晚饭照片——两份康X傅红烧牛肉面,配字是我哥也太糊弄我了吧,我难得回次家就给我做这个。


有的吃就不错了。丁泽仁心想,他不知道黄明昊睡没睡,发去一条:


在干嘛呢ᶘ ᵒᴥᵒᶅ 


黄明昊许久未回,估计不是陪着他爸妈看电视就是在打游戏。丁泽仁又锲而不舍发了几个表情包过去,向上刷了刷聊天记录却发现,从两人交往之前好像就是自己的话比较多……


 


……我得高冷一点。丁泽仁哼哼两声,又发出一句:睡了小老弟,你也早点睡


 


他把手机静音放去床头,正准备入睡时却听到范丞丞叫自己名字。丁泽仁扭了扭身体,朝范丞丞的床上看去:怎么了?他还未起身,就听到黑暗中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有高大黑影罩过来。范丞丞掀开他的被子,居然钻到他床上去了,引得丁泽仁惊呼:


干嘛啊范!丞丞!


 


行了行了行了别叫了。范丞丞又往丁泽仁这边蹭了蹭,他还挺开心的,佯做嫌弃口吻:让不让人睡觉了啊?丁泽仁早就不习惯跟弟弟在一张床上睡觉了,他窝在原地没动弹,一边说:怎么突然跳到我床上来了啊?


巩固巩固兄弟感情。范丞丞说:你僵着干什么啊,以前你都抱着我睡的。


那是你小。丁泽仁炸毛:你现在都这么大一个了!


你自己不长个儿怪谁。


……你你,行说不过你。丁泽仁放弃挣扎,他的确比范丞丞矮了好大一截儿。他困意来袭,不愿与之争吵,便放松手脚决定睡觉。范丞丞却还不打算放过他似的:哥?


干嘛?丁泽仁道。


 


嗯……范丞丞好像有些紧张似的:你喜欢长大吗?


……怎么忽然问这个。丁泽仁睁开眼:什么啊,你大学人缘不是挺好吗,又还没有像我一样已经步入社会……


 


不是不是,是我觉得——范丞丞抓着被角,好像要长篇大论辩解一番,最后还是短促的说了一句话:我觉得还是小时候好。


为啥?


能跟你挤一张床睡。


噗——丁泽仁笑出口水,浑身起鸡皮似的夸张扭了几下,嘴里还发出啧啧声音:肉麻死了你现在不也挤过来了?范丞丞迅速接上:那你也不再抱我了啊?


我现在哪还抱得住——丁泽仁被揭起身高伤疤,声音也拔高了:——你!


那我抱你吧哥。范丞丞很憨的“嘿嘿嘿”笑起来:我抱你可以。


别,别。丁泽仁急忙制止:热死了,快睡觉。


 


你什么时候跟黄明昊在一起的?


 


……


气氛骤然冷下来,丁泽仁这才真正僵住,沉默半晌后不确定的“嗯?”了一声。他告诉自己没什么好心虚的,打的腹稿却全部忘光光了。面对此刻质问他的弟弟,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上次我都看到了。范丞丞说:中秋那天,在咱们家楼下。


哦哦。丁泽仁老实点点头,又想到范丞丞现在根本看不见。他做了个深呼吸,话也讲的比之前有底气:我俩在一起了。


“……”范丞丞过了一会儿才问:你怎么想的?


……就是喜欢。丁泽仁说:我知道你可能接受不了……我……我还在等你问我来着。最后这句话完全的露怯,丁泽仁发现自己口误,还是闭上嘴巴不再发言。他见范丞丞既然不再说话,打算开口让他不要太过担心,却发现弟弟侧身窝过来,一只手来环住自己肩膀,像自己小时候抱住他一样。


这一个多星期……范丞丞低声道:我想了很多。


 


……嗯。丁泽仁嗓子有些涩。


因为在我身边,即使出现这样的事,大家都只是抱着玩玩心态,从没有人真正在一起……很长远。范丞丞瓷声瓷气的说,听得丁泽仁也很闷。他可不容许自己弟弟如此唱衰自己跟黄明昊的事情,正要张口大声打个气,又听到范丞丞道:


哥。他说:那爸妈那边你打算怎么办呢?


……先瞒着吧。丁泽仁沉声道:我会告诉他们的。


 


范丞丞揽住丁泽仁肩膀的手又紧了些,他“嗯“了一声,又叹出口气:哎,黄命好命真好,自己有个知书达理博学多才的哥哥就算了,连我的这个……他滞了一下,又笑道:……哥哥也要抢走。


丁泽仁觉得范丞丞形容黄明昊的那两句还挺好笑的,竟也没了想发脾气的念头,只是宽慰他不要想太多,想了半天选了句很肉麻的真心话来回复他:我永远是你一个人的哥哥。


 


嗯。范丞丞这才开心了点:那黄明昊——黄明昊也还算是个好人吧!


下一句话又极速降温,范丞丞语气无奈:


 


我不会告诉爸妈。他抽抽鼻子:可爸妈一旦得知,我还是会站在爸妈那边的,哥……


 


……你要想清楚。


 


TBC


 

【兴仁】再给我两分钟

我爱兴仁啊 谁懂我为兴仁落下的这颗黄金泪啊

4X:


BGM:最长的电影


01.我们的开始,是很长的电影


张艺兴第一次见丁泽仁是他刚进公司的时候,丁泽仁在练习室内和一堆人站在一起进行考核,说实话他刚开始确实没注意到人群里有一个留着乖乖的黑色头发,刘海有些长的挡眼,本来个子就不高还有些驼背的小孩。


张艺兴想着自己以前也是像现在一样,像他们一样,努力练习,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舞台,突然很想看看师弟们的表现,毫无形象的趴在练习室的门口往里张望,那些孩子大多都带着一股少年劲,对以后充满了向往,年少而又轻狂,张扬着自己的个性,毫不畏惧将来,直到蹩脚的韩文从房间里穿出,还带着大中国的口音,张艺兴不得不去注意一下这个和自己来自一片土地的孩子。


经纪人在催自己走了,那个孩子还没表演完,他甚至不知道那个孩子叫什么。


02.冰上的芭蕾,脑海中还在旋转


张艺兴少有的去了公司练习室,现在出道了,有兄弟,有舞台,有自己的歌,有爱自己的粉丝,但有时候总觉得自己离梦想是那么近又是那么远,好像一切就该这样却还是不一样,除了舞台,自己又多了好多感觉不应该的东西,越来越少的时间在练习室,更多的参加着一些乌七八糟的节目,像马戏团的小丑一样卖弄娱乐,带着面具笑的开心。


还差一刻钟就十一点了,练习室早就没什么人,大多结束了一天的紧张的练习生活,回去洗个热水澡睡上一觉,所以当他看到一间练习室还开着灯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就走了进去,没有音乐,但那个跳舞的身影有些熟悉。


许是张艺兴的动静太大,小孩像突然受惊了一般向门口看去,可能有些近视,眯着眼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来人,良好的教养让小孩赶紧鞠了一躬用蹩脚的韩文说着前辈好。


自己以前好像也是这样,总是小心翼翼甚至有点畏手畏脚,向往着前辈在舞台上大放光彩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也成了原来口中的前辈。


“你是,中国人吧。”


小孩可能没想到前辈会来这么一句,前辈跳舞很厉害,是自己想要变成的那种人,他也没想到刚进公司没多久就能看到前辈。


“前辈好,我叫丁泽仁。”


“别前辈前辈的叫了,怪不好意思的,叫我哥哥吧。”


就算是现在面对的是自己的后生,张艺兴多少还是不好意思。


03.朦胧的时间,我们溜了多远


两个明明应该有隔阂的人莫名其妙的打在了一起,许是祖国母亲的魅力吧,相处久了张艺兴发现丁泽仁不像自己初见那时候感觉的一身正气沉默寡言,反而相处久了就是个粘人的弟弟,跟在你身后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


“哥哥今天你们的表演我看了,超级炸!”


“哥哥哥哥今天舞蹈老师夸我了,还好哥哥给我指导了!谢谢哥哥!”


“哥哥你什么时候来韩国啊?”


“哥哥我们今天练习的事你们的舞蹈哦,就是哥哥那次教我的那个哈哈哈哈哈我这算不算笨鸟先飞。”


张艺兴也乐的多了个弟弟,以前回公司就是和兄弟们打成一片吃吃喝喝,现在多了个去看看弟弟的任务,倒也乐在其中。


现在自己的重心更多的转移到了中国大陆这边,韩国去的越来越少了,时间也越来越短,可是再怎么样他还是想约小孩出去,吃一顿在公司里不被允许的海底捞,看着不能吃辣的小孩被辣的一边扇着风还一边往嘴里填,然后递上一杯不算凉的柠檬水。


他知道现在练习生里有些人对丁泽仁颇有微词,实力是一方面,自己又是一方面,他不清楚自己捧在心尖上的弟弟被泼了多少脏水,他应该远离的,这样对谁都好,可是自己的心不允许,忍不住想靠近,他不知道丁泽仁有没有听到那些言论,希望没有吧,或许就算听到了,按照他的心性,可能也不知道他们口中的那层意思吧,只是会当做嫉妒和前辈关系好罢了,毕竟小孩心里太单纯了,单纯到想让人忍不住拐走。


“哥哥,我要回去了。”


张艺兴看着微信里的消息,竟然有些不知道他要回哪里去,自己又该去到哪里。


04.冰刀画起的圈,圈起了谁改变


两个人好久没见了,久到张艺兴好不容易回了次南韩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去了练习室却发现早就没有原来熟悉的那个人,想去吃海底捞却被队友说最近上火少吃辣,可是又想不起来应该是怎么样的,你的生命里总会有各式各样的过客,不管是家人、兄弟、还是弟弟,这种无力感就像当初兄弟们的离开,压的人心疼。


两个人没想到再见是这样的,或者说是张艺兴单方面没想到罢了,丁泽仁在接到公司给的通知时就知道了节目的全民制作人代表,是自己叫了那么多次的哥哥,好像从韩国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以前哪怕自己在南韩哥哥在内地跑通告,还是喜欢把日常发生的事情和哥哥说,等到两个人都回到了祖国,倒是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什么从一千人里挑100人不过是节目组的噱头而已,一张张照片从自己眼前飞过,本来就不想让人看清,只是在有卖点的地方才舍得停一下,所以当他看到一闪而过的丁泽仁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是小小的吃惊了一下,不过重名的人千千万,不一定就是自己想的那个人。


怀着期待上场,果然在最下面一排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人,他现在有了新的兄弟,和兄弟们打闹的开心。


05.再给我两分钟,让我把记忆结成冰


眼前的弟弟好像没有多大的改变,好像是高了一点,不过在队里还是处于劣势,丁泽仁并没有说出和自己的渊源,这让他有些小小的吃惊,毕竟这会是个热门话题,不过想了想倒也是他的作风,弟弟总是不屑于用这种方式哗众取宠。


他承认是自己的私心提起了这件事,想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他,知道他有多好,想让他,再叫自己一声哥哥。


不过小孩总表现的像是不认识自己,也不会每天往自己跟前凑了,想过去找他却总是被各式各样的避开,久而久之张艺兴也懒得去碰一鼻子灰,从前觉得受自己保护的弟弟长大了,想用自己的实力去证明一切,心里蛮欣慰的又有点苦涩。


自己以前的那个弟弟还是丢了,现在的丁泽仁成了更多人的弟弟还有更多人的哥哥,虽然他的那些哥哥看着并不怎么靠谱不知道能不能保护好他,但是总是有那么一群愿意和你出生入死的兄弟在身边,虽然这样说起来有些夸张。


凌晨一点,练习室里的身影好像又和两年前的影子重合,张艺兴趴在门上看着他和兄弟们练习,突然感觉好像第一次见他,也是这么趴在门上,畏手畏脚,不知道在害怕或者憧憬着什么。



*送给某人的兴仁回忆杀
*在高铁上肝了出来,希望没有写毁吧,躺尸
*顺便打个广告,主页置顶提问箱,你们懂得🙊🙆

【ABC君】NO1 你这么吸引

我很爱

tiwai:

>私设如山


>拒绝上升


>欢迎提出接下来的cp走向


>建议配合方力申《ABC君》食用




【1. 你这么吸引】


很晚了,练习室里只有我跟他。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重复着一样的动作,一遍又一遍找balance。




我是舞蹈基础不够好不得不逼自己加强练习,他呢,他已经是我们团的主领舞了,但每天最后离开练习室的还是他。




大概人都对擅长自己所不擅长的人都尤其崇拜吧,跳着舞的他对我尤其有吸引力。




练得差不多了,我退到他身后,靠着角落坐下。


只是看着背面我也知道,他的腰细得我能轻易环住,哦不,他整个人我都能轻易抱住。他结实但很瘦。我还挺高,手臂也长,所以我一伸手就能刚刚好把他整个儿搂住。




队友们曾开玩笑说我们最萌身高差,可把他气坏了,但我还挺高兴的。


是的,小孩儿长得不高。其实也不矮了,只是在个个儿直窜180的团里吃亏了点。




他以前老问,珺哥你吃什么长这么高呀。这个问题我从不告诉他,当然事实上我也没什么长高的秘诀。


我觉得他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已经特招人稀罕了。


当然不止招我稀罕,还让我嫉妒得要命。




他问着还会附带一个扑过来的抱抱,扑过来就习惯双手环住我的腰,我也顺着揽住他肩膀。他的脸刚好窝在我锁骨的位置,我在想他要是安静一点儿肯定能听到我倍速的心跳。




我曾经以为这样亲密的拥抱只属于我们俩。


我已经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拥抱了。




他还在跳着,上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了,贴在背上,加上宽大的肥仔裤,更显出腰的轮廓。我的手不自觉地虚握了一下,专属于他的那种常年练舞的紧实的触感好像又回到了手中。




我坐着,他跳着,大家都没有说话。


我们以前就习惯了练习时间不说话,但总会默契地在镜子里对视,有时还能看到彼此藏不住的酒窝。


可是现在,他应该连正眼看我都没有吧。




我承认我确实莫名其妙脾气就上来了,他本来就没必要理我了不是吗。


事实上我们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在上完课后共用一个练习室了,他有黄明昊跟他一起练习一起切磋,我又算得上什么呢。




他不会想看见我的。




要不是因为今天我平时待的练习室电路正好坏了,而黄明昊又正好感冒了没有来,我连今晚也不会有机会跟他一起待在这里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今晚刚好戴了鸭舌帽来练舞,这原本是他的习惯。不过现在刚好方便我帽檐下的放肆的眼神在他身上游走。他练舞的时候很专注,应该不会注意到。




这样可以放肆看他的机会现在是少之又少了,我知道自己的眼神一定很贪婪,但是没办法,我总是忍不住多看他一眼,再多看一眼。




他倒是没戴帽子,我能在镜面里看到他的脸,还是熟悉的剑眉星目,只是剪短了头发,没有以前那样湿哒哒的刘海贴在额头了。




他跳起舞来眼神总是很坚定地直视镜面,我知道他没有在看背后的我。




他的汗水从额边流下,顺着优越的下颚线,流到下巴,嗒,滴到地上。


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我想抚上他的脸,想用手轻轻帮他把汗水擦去,还想捧着他的脸,看他对我露出他的酒窝。


或者,我的吻可以顺着汗水吻一遍,最后在他柔软温热的唇上停留,来一个带着一丝汗水咸味的吻。




他好像对自己的性感毫无察觉。


我看着他顶胯,看着他撩起衣角露出平时不太能看到的的腹肌,看着他调整角度做wink的ending pose,任由脑子里各种想法滋生。


然后我安慰自己不过是因为他跳这支舞太过于性感,一般人都抵抗不住,何况是我呢。




当然抵抗不住的可不止我一个。


在他的衣服看起来已经能拧出水的时候,“不速之客”破坏了我们难得的独处。




黄明昊戴着口罩和帽子推门进来,还把死贵的短袖剪成无袖套在身上,露出颇有那么一点肌肉线条的手臂。


“泽仁~”


黄明昊见到他就扑过去,也不在意他满身的汗就把人扯进怀里,还薅了一把他的头发。


“诶诶诶诶诶,一身汗呢,边儿去边儿去!”


丁泽仁一脸嫌弃地推开黄明昊,可还是对着他露出了甜甜的酒窝。




我的拳头好像不自觉地握紧了一点。




“咦雯珺哥你也在啊?”黄明昊看到我显然有点意外,如果我没看错的话,甚至还有点警惕?但他还是很快收起表情,摘下口罩笑着冲我打招呼。


黄明昊总是这样,逢人都能可爱地笑,加上年纪也小,撒娇段子样样来,谁看了都会喜欢的。


当然也包括他吧……




“啊,隔壁电坏了,我过来蹭一下泽仁的练习室。”我一边说着一边瞄了丁泽仁一眼,我已经很久没有在私底下叫过他泽仁了。


果然,他拿着毛巾的手顿了一下。


我心底涌起一丝窃喜,他还是有一点在乎我的吧。




但他也很快反应过来,客气地说了一句“没关系,雯珺哥随时来。”


说完便没再看我。




他低下头囫囵地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又随便搓了搓滴汗的头发。一手拿着毛巾一手就揪着黄明昊耳朵就佯怒道“你感冒了还出来干嘛呢!还穿这么少!不要命了你?”




黄明昊赶紧把水拧开递到他嘴边,“泽仁你喝水喝水。”


他自然地接过水,黄明昊马上搂住他的肩膀,还抽了抽鼻子,“泽仁你就别说我了,我这不是看你这么晚还不回来着急嘛,衣服都来不及穿就来接你回去了。”




丁泽仁显然不相信他的鬼话,“我还要你接嘛小屁孩儿。”




黄明昊接过丁泽仁递给他的半永久衬衫穿上,还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哥哥你一晚上没跟我练舞不想我嘛?”


黄明昊平时都是直呼名字,极少叫他哥哥,以防对方老把他当小孩儿看。




偏偏丁泽仁就最受不了黄明昊这么叫他,立马投降。


“想想想想想!特别想!”


丁泽仁嘴上应着黄明昊的话,手上还帮着整理衬衫的领子。




黄明昊乖乖地任他整理,眼神却挑衅地冲我瞟了一眼。


我压制住自己的愤怒和嫉妒,却被更强烈的难过包围,有些喘不过气。




他一晚上不见别人就特别想,那我呢……我们这么久没有好好说话了……




丁泽仁穿着有些宽大的格子衬衫穿在黄明昊身上刚刚好。如果是自己……自己肯定穿不了,也再也没有机会穿了吧。




“泽仁我好困啊,我们回去吧。”黄明昊像只懒熊搭着他肩膀就要往外走,然后带着一丝笑意转头问我,“雯珺哥?一起回去吗?”




一起回去吗。


这是让我看看他跟你有多好,往我心里扎刀子吗?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再练会儿。”


我始终还是认输了,即使想一想就能脑补出他们亲密的样子,我还是不敢亲眼看着却什么都做不了。


光是想想我就觉得自己心痛得窒息了,我这样的人,哪里够狠心让自己心血四溅。




 “那我们先走了。”


黄明昊拉开门就推着他往外走。




他回头了。


我们的目光终于对上了。


他张了张嘴又闭上。


我的心开始狂跳,他会开口留下陪我吗?




“早点休息。”


“雯珺哥。”


门嘭地一声关上了。




练习室隔音很好,但我为什么还是听到了他和另一个人谈笑的声音。


明明是属于我的,他的笑。




我慢慢坐下,又瘫成大字躺在地板上,摘下帽子盖在脸上。


闭上眼睛的瞬间,我的心好像也随着关门也嘭地一声关上了。

生长周期

爽 太爽了

4X:


*毕丁、丞仁预警,毕丁be,丞仁兄弟情
*ooc预警,别上升就好
*接下来你将花时间去看一篇毫无营养的不知道什么东西


01.
毕雯珺刚从澳洲回来,就收获了一个名叫丁泽仁的大型挂件,珺哥前珺哥后的跟在后面,仗着自己舞蹈好给毕雯珺纠正动作,把练习室里的人都轰出去才好。


丁泽仁喜欢毕雯珺,兄弟们都知道,毕雯珺喜欢丁泽仁吗?兄弟们觉得是的,不过不知道,反正两个人在一起了。


熄灯了,丁泽仁给了自己一个晚安吻,然后自己倒是不好意思的钻进了被窝,说了句晚安就要睡了,小孩最近确实累坏了,今天自己刚回来又太过于兴奋,这个点也该休息了,毕雯珺看着只露出一个小脑袋在外面的丁泽仁,又把手机从桌子上拿了回来,手机的亮度在整个黑暗的环境中有些突兀,就算最低亮度夜间模式也不能掩盖的突兀。


微信里是自家弟弟发来的消息。


「毕雯珺你到底想怎样」


「你还是人吗」


「你就不怕泽仁知道这些?」


「艹以后我没你这个兄弟」


毕雯珺看了一眼并不是什么有用的消息,直接删除,不是兄弟就不是呗。


反正丁泽仁是他的,就够了。


02.


隔壁房间的范丞丞看着没有回复的消息,也不指望对方能给自己什么回复。


「艹」


“丞丞怎么了?还不睡啊。”


“吵醒你了,快睡吧没事儿。”


把忙内哄的睡着,范丞丞还是怎么也没有困意,今天毕雯珺刚回来的时候,丁泽仁直接从沙发上跳起去开门,一看来人就直接挂在了毕雯珺身上,毕雯珺也好脾气的任他闹,自己打着去给弟弟拿行李的借口靠近,毕雯珺脸上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表情,丁泽仁像个孩子一样叽叽喳喳的说着,还没等听清楚说了什么就被黄明昊一把揽着胳膊离开


「单身没人权吗?可怕可怕丞丞我们快走。」


是啊,单身没人权吗?两个哥哥在一起了队里的人都知道,也仅限于队里的人知道。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能是自己。


大家都能看出丁泽仁喜欢毕雯珺,然后瞎闹腾做助攻,所以为什么没有人觉得自己喜欢丁泽仁呢。


就算他知道四哥对自己只是弟弟,但是毕雯珺并不喜欢他啊,为什么又要这样吊着他,自己捧在心尖尖上的人为什么会有人这么不珍惜呢?


毕雯珺不喜欢丁泽仁,范丞丞这么觉得,所有的都是丁泽仁在主动,从开始到现在,自己和二哥录过节目,拿回手机的时候自己清楚的看到毕雯珺微信里丁泽仁一条一条的消息,那人好像故意给自己看似的想让自己看的更清楚,可是毕雯珺一条都没有回,直到快上飞机了才发了一条语音


「我也想你我上飞机了落地再聊」


毕雯珺非常不喜欢听语音也不喜欢发语音,除非是觉得无关紧要的事,所以呢,自己的哥哥也是无关紧要的事吗,明明刚才在车上有着大把的时间,他不知道自己哥哥点开语音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大概会高兴吧,对方的一句我想你了也可以让他高兴半天,四哥喜欢发语音,但是毕雯珺不喜欢,所以后来不管是群里聊天还是和自己私聊四哥再也没发过语音,大概是就算对方不是毕雯珺,养成的习惯也改不了了吧。


范丞丞不知道毕雯珺落地之后又有没有找四哥聊天,大概是没有吧,上了车就盯着窗外,手机在包里都没拿出来,偶尔翻出来几次一分钟就又关了,又能回什么消息呢。


03.


毕雯珺喜欢自己吗?要是兄弟都会说当然啊,可是自己不这么觉得。


毕雯珺对谁都温柔,好像对别人的温柔和对自己的也没什么不一样,也会对别的弟弟摸头,也会安慰别的弟弟,也会去哄队长的小脾气,相反的,自己也没用他哄过也没用他安慰过,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在努力,他会主动牵自己的手,但不会和自己十指相扣,会亲自己的脸颊却很少吻自己,会和自己换到一个宿舍却从不肯两个人睡一张床,会陪自己去吃饭却很少给自己夹菜,安慰自己说两个大男人谈个恋爱怎么这么多事,可是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开心。


毕雯珺对自己感觉都没有自家五弟对自己好。


范丞丞刚来公司的时候丁泽仁觉得会是一个难伺候的大少爷,当时也有风声说是某个大明星的弟弟,只不过到了之后发现就是个傻小孩而已,动不动就笑出自己的双下巴。


本着是弟弟就要保护的心理丁泽仁自然对这个刚来的弟弟更上心。


丞丞啊,对自己很好啊,丞丞虽然比自己小但是有些地方要比自己成熟很多啊,会在自己不知道怎么表达的时候给自己搭话,会向别人解释自己有些拙劣听不懂的话语,会在做游戏做访谈的时候主动cue到自己。


04.


自己最近好像和队长走的有些近,可是丁泽仁并没有找自己。


丁泽仁对自己的要求好像太低了,就算知道是营业也不该这么没有表现吧,有时候丁泽仁大度的让人害怕,可是丁泽仁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什么改变,所以是真的不在乎吗?


丁泽仁好像和所有的队友关系都很好,就算自己不在身边也会有别人照顾着他或者他去照顾别人,比如范丞丞和小忙内都挺照顾他的,性格好的人在哪儿都受欢迎,不像自己,突然想起丞丞给自己发的微信。


丞丞应该是喜欢泽仁吧,他做的早就超出了兄弟情的范畴。


小队长微博又放了照片,两个人在澳洲的照片,还有一杯爱心的咖啡,咖啡的确是自己做的,不过是因为爱心的拉花最好做罢了,不过总会被有心人曲解,所以丞丞才会那么生气的找自己吧,是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吧。


其实自己本来就不是。


「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


丁泽仁很少这么直白的问自己,能看到他眼里的不确定,


「那你会不要我吗?」


「怎么会」


只要你还要我,我就不会丢下你,喜欢你,很喜欢你。


05.


最近泽仁和毕雯珺好像有些冷战了,或者说,像是丁泽仁单方面开始冷战了。


主动太久总会累的,毕雯珺还和以前一样,只是丁泽仁不是了,自己还看到小队长去找毕雯珺聊过天,不过应该是无功而返,四哥最近兴致都不是很高,自己都把昊昊拉过去陪人练舞了还是没有什么改变。


自己已经亲自去找过毕雯珺了。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这是自己想要的吗?自己想让泽仁开心,他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喜欢泽仁笑出两个酒窝的样子,喜欢泽仁一直元气满满的样子。就算不是对着自己的,他也会觉得开心,就算泽仁成天挂在毕雯珺身上,但只要他笑着,就好了,自己虽然不喜欢泽仁和毕雯珺在一起,不过那时候的泽仁是开心的不是吗,一直盼着两个人分开,只是真的分开了,自己会开心吗,泽仁他,会开心吗?


「我喜欢他」


毕雯珺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就走了,轻的像毕雯珺表达爱意,也是轻飘飘的,让人捉摸不透。


以为自己才是对泽仁最好的那个,范丞丞一直这么想着,从未怀疑过,特别是和二哥比起来,范丞丞一直觉得二哥对泽仁一点都不好,但是他看着毕雯珺离开的们好像有点相信他说的话,是喜欢的吧。


06.


丁泽仁还是提了分手,自己提出的在一起那分手还是自己提出来比较好。


「你还爱我吗?」


「爱」


丁泽仁做不到骗别人,也做不到骗自己,他还爱毕雯珺,以前是,现在也是,以后谁知道呢?


「我也是。」


「可是我不要你了。」


丁泽仁:我还爱你,但我也爱自己,所以我不要你了


毕雯珺:我说过,不会不要你,可你还是不要我了



*艹我写了些啥,没有逻辑,跑了
*因为不开心就会写不开心的小东西,感觉写出来就过去了就开心了,如果看完你不开心的话,hahahaha打我啊
*dbq不闹了

Little Devil

哈哈!我要的就是这种情节!爽!

__Felix_:

字数4900+


🔞注意避雷
⚠️OOC预定
⚠️NTR  苦主Bevan(占tag致歉)


⚠️dirty talk


🔗https://shimo.im/docs/baZLVs0Tvooqujm1/ 


备选🔗:https://m.weibo.cn/5242620490/4281050597155437

我求求全世界都来嗑贾丁吧 真的 太真了 比真金还真

鱼尾✿:

富贵仁者这么好嗑为什么这么少人  延迟看了fc就掉头了  壁咚  身高差   主动腹黑小狼狗和单纯正直哥哥为什么没人磕  完全好嗑
出门带什么?
手机...钱包...
(伸手壁咚将哥哥压在自己的身体和墙之间)
和justin(笑)
爱了

【丞仁】can't help myself

写丞仁的太太都是我爸爸

雪泥:

粉冷门cp还是很有快感的
就像一对地下恋情的唯一知情人士


🍊🚶
Been a while since I've seen you,
I remember that perfume,


    清爽的鼓点和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在门缝中掩着,那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搭配,不过今天是首新曲子。范丞丞在门外顿了一顿,低着头摘了帽子捋了把头发推门进去。“练新舞了啊”


    “丞丞!哎呦我都想死你了!”丁泽仁三步并作两步走的跳了过来,扎扎实实给了对面这人一个熊抱,狠狠拍了两巴掌。“行了行了”范丞丞浅笑一下,不落声色的就滑到了一边,直接瘫坐在墙角的椅子上,“我可是累着呢,天天练习,这大半夜的又得被你薅来。”
“得了吧你,我听新淳哥说你在家宅好几天了。我这今天刚一落地,就回来找你还不够意思。”丁泽仁嬉皮笑脸的蹦过来在范丞丞旁边就地就一屁股坐下,从地上捞起一听可乐递给眼前的人。
        
     范丞丞就只是低着头看他,也不伸手接,也不说话,睫毛投下一小片阴影,遮住了情绪。“嘿,范丞丞你喝不喝,不喝我喝了啊。”说罢砰——的一声就打开了拉环,咕咚咕咚喝了两大口,还怪模怪样的砸了咂嘴,听旁边的人还是没个动静。小孩就有点急了,一转头却看他的橙弟还是那么盯着他,盯得他有点发毛了。小孩挠挠头,终于鼓起勇气似的对上了那双看不出什么情绪但深不见底的眸子,软下了声音“丞丞,怎么了啊”“没事,看你怎么又黑了”“范丞丞!”那双小拳头又握紧要做打人状,却被他弟的手轻轻包住了。他愣了一下,甩甩手,伸出另一只手,手上还是那听可乐,“没事你就赶紧拿着,我赶紧继续练去了。”
    
    范丞丞接了过来,仰头灌了一大口,大有干瓶啤酒的气势。丁泽仁站起来拍了拍屁股打算过去练舞又回过头来“诶我跟你说,这两天我和justin去录节目都给我俩累的够呛,你别说我黑,他都跟我一个色儿了嘿嘿嘿”刚傻乐完他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丞丞这几天为什么在家丧着谁都知道,但这也是谁都无可奈何的事。丁泽仁能做的,无非是让范丞丞开心点,所以他及时住了嘴,重新扎进了他的舞蹈世界。


I shoulda said no when you asked for more,
But I like when you close the schedule on my floor,
No I, I can't help myself,
I shoulda wait home but I'm at your door,
'Cause can't let go of what we had before,
No I, I can't help myself,
I can't help myself,
I can't help myself,
I can't help myself.
     舒展了最后一个动作,丁泽仁按停了音乐“怎么样,这段扒的还可以吧”“还行吧”换来不冷不热的一声。“切,知道你最喜欢这歌,怎么都入不了您的眼,不然您来跳跳”说着就要去拉瘫在那儿的一坨。“不,我就看你跳”丁泽仁不服气猛地使了下劲,小身板还是拉不动范丞丞,反而栽在了他怀里“哎呀,范丞丞你重的啊”丁泽仁愤愤地一抬头却看到了那张温柔的笑脸,他终于笑了,他心里说。


    丁泽仁看范丞丞心情好点了就继续扒后面的舞,越跳越热,一边跳着就吼了声
“丞丞,帮我把空调再调低点啊,热死了”


“我不管,再调我该冷了”
范丞丞穿这件薄薄的白t嘚瑟着,
“你热你脱啊,你那外套一捂,待会都得起痱子”


    丁泽仁一仰脖“我还就不脱”。其实因为他里面穿着个小背心,他怕范丞丞瞧见他又笑他黑,他就这么忍着热。没过两分钟就听见身后响起滴滴两声,他暗笑着继续跳趁着转身动作的时候撇了眼范丞丞,正托着腮帮子呆呆看他跳舞的样子。“丞丞,你帮我录个视频吧,我觉得这段跳起来效果不错” “那拿你手机过来”
Lights off let me kiss you,
One touch and we bounce right back,
It's too hard to resist you,
When you fuck like that,
My friends say that you're deadly,
Your lips taste like cocaine.


    当丁泽仁半扯下外套缓缓走向他,范丞丞立马停了录制。“干嘛,还没完呢,你没听这句词都没唱完” “行了,这都有半分钟了。这都半夜了发长视频更没人看了” “嗯,手机拿过来,我现在就发”丁泽仁刚噼里啪啦打了一行字,范丞丞就听到了自己手机里传来特别关注发微博的提示音,幸好声音调到了最低,坐在一边专心刷微博的他没有听到。幸好他没听到,也可惜他没到。


    低头仔细一看内容范丞丞脸就黑了下来,“合着我不是人啊,你独自练习到深夜?”大眼睛一脸无辜“你又没陪我练,我可不是独自练习嘛”黑脸哑言,半晌范丞丞站了起来说“那陪你练练。”


But I'm back in your bed now,
'Cause I love the taste,
I shoulda said no when you asked for more,
But I like when you close the schedule on my floor,No I, I can't help myself .


    其实少年的心多简单,百般愁绪,看见他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