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cz

在虚情假意上筑梦

【超蝙】Rule My World(蓝黑/白灰,PWP一发完)

Linea:

受和泉八云太太的babhel影响,才有了这篇文。


第一次写这对西皮,超级ooc轻拍轻拍_(:з」∠)_




标题:Rule My World


配对:蓝超/黑蝙or白超/灰蝙


分级:NC-17


警告:突破天际的ooc;Rape;angst;崩坏


备注:在超人成为正义领主之前,蝙蝠侠想过完全退出,可无论是Clark Kent还是Kal-El,他都无法完全放手。


 



与恶龙缠斗过久,


自身亦成为恶龙;


凝视深渊过久,


深渊将回以凝视。


                ——《善恶的彼岸》弗雷德里希·尼采



 


Bruce曾经有过阻止那场杀戮发生的机会。当时Lex Luthor的办公室离他不过十几米远,他完全可以在几秒之内破门而入救下Luthor,拔掉Clark脑中屠戮众生的钥匙。可事实是,他纵容了他,在Clark用热视线穿透对方的脑子之后附和着说“你做的很对”,然后看着他迈着前所未有的昂扬步伐走出眼前这扇大门,血红披风在他身后猎猎扬起犹如晚霞。那时他觉得这样Clark似乎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从杀了Luthor开始,他就变得一反常态了,曾经的他绝不可能拥有这样的笑容,那双清澈的蓝眼睛也不该锐利如刀刃。当Diana用错愕的眼神望着他时,他撑着下巴,倨傲地欣赏着自己一手造就的“杰作”,如同一个睥睨万物的君王,整个世界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就算聪明如他也没能够想到对方能够做到如此极端的地步,以至于令大半个地球陷入恐慌——他用残忍的方式终结犯罪,用高压的手段剥夺自由,用强大的力量使人臣服,让每一个人敬畏他,害怕他,而不是信任他,爱戴他。超人,或者说Clark Kent,完完全全的改变了,曾经那个淳朴善良的小镇男孩已经不复存在,留在这具空壳里的只有氪星人Kal-El,他离开了地球,飞向空气稀薄的大气层外部,在偌大的瞭望塔上发号施令,却再也不愿意多看一眼这颗蔚蓝的母星——这个养育他,使他成长的美丽星球,曾经承载了一切事物的地方,在他眼里已经成了他的航海地图上一个新的地标,而他会在这里插上旗帜,赢得光荣。


在Kal的带领下,整个正义联盟正在走向黑暗。他们接着凭借各自的超能力铲除了所有试图反抗他们的政权,将自由的乐园变成了焦土,颁布了一系列严苛到近乎残酷的禁令,给整个地球戴上了无形的枷锁——Bruce及早地意识到了这点,并看穿了他们的所有企图,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将正义联盟所有成员的弱点录入了系统,并制定出了与之对应的解决方法——倘若这样做,他可以很轻易地瓦解这个联盟,让全人类得到救赎,可是他并没有实行他的计划,而是将自己完全隐匿起来,好让自己从中脱身。


为了躲开正义联盟,尤其是为了躲开超人,他离开了哥谭,逃到了欧洲地中海的一块岛屿上。他知道在缺席了三次联盟会议之后,超人肯定在满世界找他,以对方的超级视力和超级听力,就算他再怎么躲藏,对方最后也一定会找到他。现在的他只能暂时拖慢对方的脚步,赢得更多的时间去周密筹划,挽救这个正处于水深火热的星球。


在他临时搭建的这个据点里,Bruce能很及时的获取从外界传来的一切消息,他知道超人依然没有来地球,却命人到处找寻他的行踪。好在他的准备还算充分,这座能在雷达地图上完全隐形的建筑成功地骗过了军方的眼睛,可他并没有想到就在这天之后,整个据点的警报系统突然被人切断了,那个拥有钢铁之躯的男人徒手拆开了据点外部那扇超合金的大门,直接穿透了看似牢不可破的墙壁,像座神像一样直直地站在他身后。


“干得漂亮啊,蝙蝠侠。”在提到“蝙蝠侠”这个词时,Bruce清晰地听到对方加重了咬字,“只不过你太相信自己的判断了,我亲爱的朋友——这次我没有泄露自己的任何行踪,毕竟你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擅长逃跑,不是吗?”


Bruce并没有转过身。他长久的沉默着,安静得像卡普里岛的黑夜一样。屏幕上的冷光将他的面色照得铁青,更仔细地勾勒着下颌锐利的轮廓,描画着绷成细线的唇角。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像被埋进刺骨的冰雪里,每一次吞吐都会冷彻心脾,手指在手掌间肆意弯曲着,如果不是因为那层手套的隔离,他绝对已经将指甲嵌进自己的肌肤。这时他感受到有只巨大的手掌按住了他的后颈,氪星人体表的灼热温度令他脊背颤栗,声音却无比冰冷:“如果我没有及时找到你,你打算就这么一走了之,是不是?”


他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快到几乎从胸腔里跳出来——那当然没能瞒过对方的超级听力,只见对方将手指从他的后颈处移开,慢慢滑过他的胸口,滑向他胸前那个醒目的蝙蝠标志。


“回答我,Bruce。”他低吼道,“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我想纠正你的错误,Clark。”Bruce用他独特的低沉嗓音陈述道,“你做得太过,甚至已经超过了人道主义所限制的范畴了,再继续往前走,你会永远无法回头——就算你拥有强大无比的力量,人类也不会……”


“可是我终结了犯罪,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安全了!人类应该感谢我,现在整个世界的犯罪率下降了50%,再也不会有满大街的小偷和混混四处作乱,也不会有更多的人们死于非命,”穿着蓝色制服的男人看起来出离愤怒,“我并不认为自己哪里有错,反倒是你——不是因为你的仁慈,会有那么多人遭受不幸?那些人,早·就·该·死·了。”


“可是你夺走了人类最宝贵的东西。”


“我在构建一个秩序井然的世界。”


“这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而已,”Bruce尖锐地回应道,“你只是为了你自己,Clark。”


“不要叫我那个名字,”超人突然猛地推开他,让他重重地摔在坚硬的承重墙上,“Clark Kent已经消失,并且永远,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是啊,站在这里的只是一个名叫Kal-El的外星人,他的人性早已随着Lex Luthor的死一并被抹掉了。当对方慢慢走上前来,伸出手指捏住他的下巴时,他看到对方那双海水一样的蓝眼睛变成了蓝到发绿的冰蓝色,就像冰川裂开的巨大缝隙,光辉灿烂,却令人胆寒。


“你知道我人生中最畅快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Bruce?”


Bruce面罩下的眉毛拧成了再也无法解开的死结,他吞咽了一下,将涌到嘴边的话语咽回肚子里。


“是杀死Lex Luthor的时候,”Kal扯动嘴角勾起了一个几乎算得上狰狞的微笑,“那感觉真是非常畅快,就像你多年未愈的疴疾瞬间完好了一样。”


“不过,或许是现在。”


那抹微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Kal放大的面容。那绺卷发仍然垂在额前,又让Bruce有了种Clark还在的错觉,那一瞬间他想伸出手臂拥抱他,想仰起头与他微笑着交谈,想去整理他微微凌乱的鬈发——只见对方眼里浮泛的光点正在熄灭,嘴角勾起的弧度仍然灿若拂晓晨星,灼热的手指往上扼住他的咽喉,Kal收紧手指,放任澎湃的血液在身体里奔流。


“现在我要做Clark Kent想做却一直不敢做的事情了。”


那一刻Bruce以为对方会像捏断一根秸秆一样捏断他的脖子,会在他的皮肤上留下五根手指的淤痕,可是下一秒对方的指尖却来到了他的嘴唇,滚烫的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他的唇瓣,沿着优雅的唇线细细描摹,最后撬开他紧咬的牙关——Bruce能感觉到那根强壮的手指在他的嘴里粗暴地翻搅着,顶着他的上颚,让他的嘴唇无法开合,无法发出声音,只能断续地呻吟着,任凭舌尖上分泌的津液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溢出。“你不知道,Bruce,”氪星人几乎是用呼吸在他耳边说话,“你的嘴唇真他妈性感,让人想咬住它——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开始了——”


这的确是从他口中发出来的声音,却又不像——过去的超人绝不会这么说话,他单纯得像个超龄的童子军,只是用他那太阳般的声线给人们送来幸福与和平。此时Kal在他耳边低语着,语气无比狂热,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他曾经的想法——他说着有多迷恋他,说着有多想要他,说着咄咄逼人的恐吓,说着那些“我该拿你怎么办”之类的胡话。可Bruce依旧不发一言,头罩遮着他的脸,让Kal看不到底下那双美丽的蓝眼睛里流露出怎样惊愕的眼神。这时对方突然低下头猛地吻住他,用足以将手中那些织物完全撕碎的力道紧紧抓着他身后的披风,几乎要将他嵌进自己身体里,让他能够清晰地听到对方脉搏跳动的声音。


Bruce感觉这几乎不算一个吻了,倒像是饿狼在撕咬猎物,雪亮尖牙撕开肌肉纤维,涌出温暖黏稠的鲜红血浆。他被动地接受着他的嘴唇,他的舌头,他的气息,只能任由他支配着他,好像整个身体没有哪一部分是自己的,完全成了具任人摆布的提线木偶。“我以为你在乎过我……”Kal在松开他时长长地叹息道,“我以为你至始至终都会和我站在一起的。”说着,那对宽阔的肩膀开始颤抖起来,深陷在他披风里的手指慢慢收拢,拉扯着坚韧的布料,让它在下一秒变得残破不堪。“可是你消失了,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选择躲避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的声音像金属一样冰冷,“你在想着怎么与我作对,是吗?可是你现在在我手里,我随时都能杀了你,轻易地断送你所有的计划,或者扒掉你身上那层漆黑的伪装,夺走你的一切,将你真实身份公之于众,谁会知道你其实是那个完美的‘哥谭王子’Bruce Wayne呢……”“就那样做吧,Kal。”Bruce的回答出奇平静,好像那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你现下最好的决定就是毁掉我。”


“为什么!”Kal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声音里爆发出体内积攒已久的所有怒气,“为什么你一定要用这样的方式激怒我,逼我做出选择?!你明明,明明知道我不会……”当他的话语渐渐隐没在流动的空气里时,手里捏着的半截披风已经成了块破布了,而他扔下它,让它悄无声息地落在地面上。他的手指沿着起伏的肌群来回逡巡,伸向他的胸口,将覆于其上的那层布料拉扯撕裂,就像要将他的心脏从温暖的血肉里掏出来一般让他胸膛赤裸。“你要比我残忍百倍,Bruce。”氪星男人的声音在一瞬间被压低了,两片声带在喉间颤动,就像倾吐出一个魔咒,“可是我相信那两个并不是我的必选项。“


和谐传送门



评论

热度(251)

  1. ccccczLine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