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目

在虚情假意上筑梦

【美苏】一切都会好的

哭出声

阿鹿鹿:

请让我为这个北极圈添砖加瓦。。。


写个小短文随便耍耍,文笔不好别介意XD






“一切都会好的。”


 


NapoleonSolo从没听过自己的声音如此颤抖,说着这辈子最大的谎言。


他手下温热的身躯正渐渐地失去温度,他的高级订制西装几乎被鲜血浸湿,血液顺着西裤的压线汨汨地滴下,一部分血液已经开始在车里的地毯上凝固。


 


“Solo! 不要让他睡着!”


控制着这疯狂汽车的Gaby近乎尖叫,从这场追逐战中分出神来,快速地瞥向后座上的搭档们。


Solo仿佛被Gaby的声音惊醒一般,更加用力地按住了Illya腹部的伤口。撕裂的痛感如同蛇一样从伤口中开始蔓延至四肢,让意识模糊的Illya清醒了一点,口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You are killing me....cowboy.”


Illya的嘴唇因为失血过多而变得惨白,因为打斗裂开的小伤口血液干涸成玫红色,左脸因为挨了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大个子一拳而红肿。他还能感觉到疼,目前看来情况还是可控的,他心想。


“闭嘴,Illya,你死不了。”


Solo控制着自己声音里的颤抖,另一只手搂紧了Illya的肩膀把他固定在自己怀里,他仓促地稳住因Gaby急转弯而滑动的Illya,不想他再失去更多血液,另一边转过头去观察后面追上来的黑帮们。


任务成功,但是无论怎么安排,这场追逐战是免不了的。


 


“先生们,帮个小忙。”


Gaby从后视镜仅剩的一小片中看到有一辆车从小巷冲出,渐渐要追上他们。她再一次急转弯,却甩不掉那辆从左侧追上的车,Solo无法拿到枪,他可不想把那只握住Illya生命的手从他肚子上那个冒血的洞拿开。


Illya一枪爆了司机的头。


“你太慢了....”


他感觉自己的血液正一点点的流干,心脏急速的跳动着企图生产出新的血液来弥补那些丢失。只剩下意识还坚持着,这感觉比他之前经过的任何一次濒死体验都要糟糕。大概这一次是真的吧,Illya心想,他渐渐觉得冷,像是在某一个冬天,他还只是KGB的学员,Oleg把他扔到莫斯科河里面自生自灭。


 


“Illya!”


Solo的声音再次将意识远去的Illya唤回。俄罗斯人咬着牙挪动起自己的上身,Solo手缝中又涌出了鲜血。


“Illya,你得听话..”


Solo的声音软了下来,他调整手下的动作帮助Illya更加靠近自己。


Illya将头靠在Solo的颈窝里,仰头看着那张窘迫不堪但是英俊的脸,眉头一如往常地皱着,黑发间有些血液正在凝结,大概是因为之前在谈判时被枪托打了一下的缘故,平时用发胶梳理的整齐的额发也在枪战、追逐和逃命之间打起了小卷,还有一小缕打着卷垂了下来,不知为何让Illya觉得十分好笑。


还有Solo那双深蓝色的眼睛。


Illya见过它们带着轻蔑、挑衅、狡猾,甚至欲望,却从没见过它们充满担忧,甚至充满泪水。


倒也是此生无憾了。


 


Illya垂下眼睛,Solo看见那里的皮肤苍白但是仍然泛着光亮,金色的睫毛跟随着眼球的律动微微颤抖。


“对不起,Gaby。”


“我不允许你这么说,听见没有!”


Gaby双手抓紧方向盘,追着他们的车子已经被她远远的甩在后面。Gaby哽咽了一下,但是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脑海里计划着最近的路线。经过多次任务之后,她已经不再需要Solo当她的活体地图了。现在,她已经带着她的搭档们逃出了黑帮的围追堵截,只需要赶到Waverly告诉他们的安全地点会和,那里有医疗队可以医治Illya。


“我们很快就会到了!你不会死的,Illya。”


“一切都会好的,Gaby。”


Illya安静地说,他浓重的俄罗斯口音怎么也改不掉。


Gaby大概已经哭了,所以她没有转过头。


Solo想要说些什么,就像以前任务失败时,他会说些什么来振作Gaby,让Illya冷静。偏偏这个时候,Illya是那个最冷静的,而Solo却颤抖着手指只能沉默。


 


像Gaby一样,说不许Illya死去吗?


Solo是个现实的无神论者,他只相信自己。军队的训练和战场上的厮杀告诉他Illya伤的太重了,他们根本来不及赶到会和点。


但他心里却有个声音在祈祷,向着那个他不信奉,甚至亵渎过的上帝,祈祷Illya不会死,代价甚至是付出他自己的生命。


这颗子弹本就应该是属于他的。


如果不是Illya推开了他。


 


“这不值得...”


Solo的喉结滚动了几下,话从口中滑出,他复杂地看着Illya苍白的脸色,甚至觉得他的金发都跟着失去了颜色,唯有那双苍蓝色的眸子还散发着光辉。


“CIA’s best...huh?”


Illya抬起眼看他,眼睛里带着不知是嘲讽还是温柔的笑意,他看着他笑起来,那对不常见的可爱虎牙露了出来。


Solo只记得这些笑容以前是专属于Gaby的,到了他这里只剩下一个白眼,后来他能够得到这个人却从来没有笑容。他曾经做梦都想得到的笑容他终于得到了。


花言巧语可得天下女人心的Napoleon Solo此时什么都说不出来。他不想再重复那句安慰人心的“一切都会好的。”,因为那是他的自我欺骗。


 


“你应该.....说点什么。”


Illya好像在期盼些什么,然而Solo似乎深深地陷在了自己的自责里。


他觉得没那么痛了,腹部的伤口似乎也不会再流出血液,心脏也跳得平缓了。就像莫斯科河的河水,虽然刺骨,但是只需要一点时间,你就会觉得温暖。一点点冷罢了,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Solo很清楚Illya在说什么,从他一开始见到这个靠着长腿追车,赤手拆他车门的俄罗斯特工,他就知道这个人在他的世界里会是与众不同的。Napoleon第一次遇到一个让他心跳过速的人。


虽然他曾经想过这种心跳过速是一种吊桥效应,就像是他们第三次在厕所里见面,俄罗斯人差点把他勒死。


但当他们成为搭档,开始三番两次地激怒对方,后来以各种让Gaby无语的方式争夺输赢。可是在任务中,他们都很清楚可以放心的把自己的背交给对方守护。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


大概是当Illya给Gaby调试窃听器的时候,Solo秉着自己都说不清的意图打断了他们。


第二次,第三次呢?


大概种子早就埋下了,Solo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杀了Illya,可是他没有,反之亦然。


所以两人假扮同性情侣那次任务对于Solo来说是水到渠成,这甚至让他了解到了Illya的感受。他们之后的打斗于是扩张到了床上。


然而谁也没有说些什么,就像现在这个时刻,只是以前大部分时候是Solo在笑,而Illya在沉默,或是掀翻一切。


 


Illya冰冷的手指唤回Solo的思绪。


他抚上Solo的脸,胡茬应该有些扎手,但是他没有感觉。


Solo读懂了Illya的眼神,他认输了。


Illya用自己最后的力气压下Solo的头,嘴唇贴上他的耳朵。


“Я тебя люблю.”


 


 


 


“不,Illya!”


他听不清了。


他只记得最后。


Napoleon Solo好看的眼睛里面满是星光。



评论

热度(38)

  1. 郴目阿鹿鹿 转载了此文字
    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