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目

在虚情假意上筑梦

【麦源】时间之外·闭环

雪曝:

时间之外番外。




2023 岛田源氏38 杰西·麦克雷40


 


麦克雷身穿白色的浴袍,浑身上下还散发着出浴后的热气,未擦干的水珠顺着棕发滴到脖子上。他推开浴室的门,不出意料看见源氏坐在他们的床上就着卧室里昏黄的灯光看书。柔和的光线打在源氏遍布疤痕的脸上,麦克雷不可抑制地想起无数个激情的夜晚这张脸哭泣着求饶的样子。


幸福感刚刚没过喉咙眼儿,但这时源氏放下书,严肃地说:“麦克雷,我们需要谈谈。”


 


可以边干点有意思的事儿边谈。但他不敢说。


 


麦克雷只好步伐沉重的走到床的另一边坐下,陷在柔软的被子里看看能不能让枕头盖住耳朵。这场谈话不可避免,因为源氏已经在用他的眼睛盯着麦克雷了,嘴角紧紧抿住,每当源氏露出这种样子,他们就总是要来场谈话,严重时他们需要打一架,不过最后总是在床上结束战斗。


麦克雷宁愿要严重一点的。


 


“好的,甜心,你要谈什么?”


麦克雷露出迷人的笑容,开始装傻。


 


源氏不吃这一套,他直接切入正题,一个老生常谈的正题:“我记得我们已经在我兄长的问题上达成一致了,不是吗?”


 


到这里事情的真相已经昭然若揭,事实上半藏在一个月前就决定今天来他们的窝做客,源氏知道麦克雷一向看不惯半藏,并且毫不怀疑假如他离场这两个人能瞬间扭打在一起——别问他帮谁,他帮他哥。但他仍然试图改善情况,于是和麦克雷在半藏来之前的一星期约法三章,而不是把麦克雷支出去绕圣达菲三圈消磨时间。


事情总不会那么顺利,不出意料他们两人约定的事情麦克雷一样都没做到。自从半藏进门麦克雷就用看仇人的眼光看他,在厨房忙碌的源氏叫他端水果给半藏,他竟然直接把盘子——那套餐具正好是半藏送给他们的——重重地摔在他兄长面前,灾难不会轻易结束,在源氏带着半藏游览圣达菲的时候,麦克雷又用很讥讽的语气向半藏解释一个英文单词的意思,之后扯到了他们之间最敏感的那个话题。


最后半藏怒气冲冲地离开,表示假如麦克雷学不会尊重的话他不会再踏进圣达菲一步,源氏再怎么道歉都没用。


 


麦克雷摸着手指头回想他在早上干的“坏事”,悄悄在心底做了个万岁的姿势。


 


源氏无奈地说:“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从第一面开始你就故意找我兄长的茬吗?我兄长并没有刻意难为你,你们甚至从来没见过彼此。”


 


他们从未见过。


不需要见过,厌恶一个人只要看他的所作所为就够了,无论他的样貌、气质、资产如何。


他转过头,垂着眼皮,漫不经心地打量源氏的脸,用手轻轻抚摸过他脸上密密麻麻的疤痕,低声说:“看见了吗?”他的手划过在颧骨处的一道缝合疤,那是为了修补爆炸刺破的脸,“看见了吗?”又划过一道在纵贯脸侧的痕迹,那是半藏当年留下的,随后,他又摸过很多早已愈合的伤口,眼睛突然和源氏的目光对接起来,带着阴沉的恨意说,“他值得我做的那些,更值得我杀了他。”


 


源氏叹了口气,移开麦克雷的手,这番话他听过多次,甚至比他们‘老生常谈的话题’还要多,“但我已经原谅了全部的全部,更何况这么多年我的兄长活的并不轻松,我希望能冰释前嫌好好生活。”


“或许你能找禅雅塔过来给我上课,”麦克雷笑起来,“但我觉得别再让我们见面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不,杰西,我们必须……唔……”


源氏还想说点什么,但麦克雷可不会再让这人开口了,他才不在乎别的。麦克雷吻了上去,顺着源氏想要躲避而造成的后退步步紧逼,直到唾液带来的水声响起,麦克雷把源氏压在身下,一只手握住源氏下颚,借助体重优势控制情势,用舌头挑逗源氏湿热的口腔。


 


“等……嗯……不,杰、杰西!”源氏抓住麦克雷的手腕,想要把强迫他张嘴的玩意儿弄走,再把刚才严肃的气氛带回来。不过脸颊上的红晕越来越深,喘息声也不受控制的溢出喉咙,麦克雷已经把腿挤进他的腿间了,用膝盖轻压要害部位。


源氏好像感觉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几乎是用尽全身力量推开麦克雷。


 


突然,非常突然,一如往常般突然,一瞬间麦克雷脸上的坏笑就无影无踪。


他猛地揪开被子一脸绝望地看着从他脚开始不断变透明的身体。


 


“在这种时候?!”


他的宝贝儿都硬了好吗?彻底硬了好吗?在这种时候穿越?


 


源氏爱莫能助,甚至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惩罚,你自己一个人玩去吧,杰西。”


虚空逐渐蔓延到麦克雷的胸口,他仍然要跟时间赛跑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源氏,等我回来我……”


最后麦克雷只能用瞪大的眼睛表示愤怒,不过仍旧避免不了完全消失的结果。


 


他跌落到硬的跟石头做的床上,骂出一句“操他的!”


 


再次回到他的年代时,源氏已经起床做早餐去了,他趴在床上疲劳的补觉,过了一会儿源氏叫他起来吃午饭,麦克雷把脸埋在被子问自己是否是个很自私的人。源氏踹了他一脚,结果被他抓住脚踝拖到床上。


在考虑到不吃饭菜就要凉了后,忍者无奈地说:“是的,当然,要不然你以为呢?”


 


把脸埋在他胸口的老男孩儿微微颤抖了一下,看上去很委屈。他只好又说:


“不过我刚好还可以继续忍受。”


 


 


2020 岛田源氏35 杰西·麦克雷37


 


守望先锋重组,他们需要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能被世人再度承认,因此任务也不再打星区分难易,一律都是困难级别。这也就导致守望先锋的特工们几乎浑身是没好透的创口,而且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麦克雷躺在病床上,他的伤势比起和他同一病房的人来说简直轻的可以飘到天上去,没有骨折,没有伤内脏,以往这种情况他回家睡一觉就好了,但麦克雷待在这儿的唯一理由就是他在源氏面前因为粗心大意受伤了,而且当时他流血流得有点吓人。


 


源氏看似镇定,实则用强硬代替内心的张皇失措和愤怒,他把麦克雷押到医务室丢给安吉拉,以写任务报告为由一个人走了。


 


安吉拉边给麦克雷上药边说:“你们吵架了?”


棉花棒狠狠碾过他的伤口。麦克雷咬紧牙关努力扯出一个笑容说:“我会好好道歉的。”


 


只不过,他看了看正在消失的脚,他恐怕没办法立刻道歉,或许等晚上?不过今天晚上来之不易的二人世界恐怕源氏不会允许他动手动脚。


 


源氏拿着鲜花过来探病——不是探麦克雷的病,看见的是麦克雷空荡荡的床铺和被微风吹起的窗帘。薄纱似的窗帘因春风摆动,阳光温柔地照亮整间屋子,源氏走过去,将鲜花插到另外那张床床头的花瓶里,再躺到麦克雷因突然消失而平铺的衣服边,蜷缩在床上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我以后会去尼泊尔吗?”


源氏梦见他用童声说。


 


“是啊,”麦克雷笑着回答,“你会很喜欢那儿。”


 


 


 


2045 杰西·麦克雷62


 


安吉拉拿着体检报告,痛苦地看着麦克雷。


窗外有灵巧的鸟儿在唱歌,还有孩子欢笑的声音,风顺着窗缓缓飘进室内,吹起面前依旧貌美如花的女人的金发。一切仿佛几十年前他来体检,安吉拉用沉痛的表情告诉他住院不可避免。


这次是真的。


麦克雷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可他仍然拒绝了安吉拉邀请他住到直布罗陀总部医院的提议。


 


这是件很可笑的事情。莱因哈特62岁都能上战场,而他却已经无法承担高强度运动后的代价了。


这是时间穿越的代价,他注定早逝。


 


安娜刚刚过完她的85岁生日,在生日宴上她讥讽麦克雷就如80岁的老人,即使背挺得再直,笑容再耀眼,混沌而孤独的灵魂寓居他的心底,他的眼睛冰冷疏离破坏气氛。


麦克雷只是露出年轻时他讨安娜开心的那副表情,而智慧如安娜,当然也明白他的意思。


 


安吉拉说他最可能会以猝死的方式离开人世,而温斯顿经过多年研究说,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他连尸体都不会留下。


 


“你会被时间波动带到夹缝里,”那只大猩猩正经地用巨大的悬空屏幕播放动画讲解,仿佛麦克雷的老花眼很严重看不清他手里的报告一样,“你的存在会彻底消失,因为……因为你本身违背了时间定律。时间是绝对单向,可你扭曲了这一点。”猩猩扶了扶眼镜,把动画放完。


他点上一支雪茄,说:“什么叫彻底消失?”


 


“有关你的一切主观认知、客观事物都会消失,”温斯顿为难地开口,“简单来说就是所有关于你的东西都会被清除,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时间会自动修复你消失而带来的漏洞。”他摊开手,“呃……最坏的死法。”


 


他长叹一声,缥缈的白烟从他口中喷出,“嗯,这样啊。”


麦克雷拒绝了所有帮助,平静地离开了直布罗陀总部,想必这是此生最后一次来这里,然而他只是眯着眼,在夕阳下看了一眼她朦胧不清的身形,想起她被炸毁又被重建,然后拿牛仔帽扣住他夹杂着白色的棕发,头也不回地离开。


 


唯一需要记得他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就温斯顿的说法,他应该是当了一辈子时间的肿瘤,漂浮于时间之外,最终将因此被世人遗忘。如果是别人,如果是像他这样被后辈膜拜的英雄,一定会心怀不甘渴望永垂不朽吧。


然而多亏时间,他遇到了毕生挚爱,走过许多弯路最终度过了短暂的幸福时光。麦克雷的寿命很短,刚好够他享受完最美好的那部分,幽暗的孤独还没有让他成为乖戾的老头,渴望追随爱人而去的心情一如既往很强烈。


 


一切都恰到好处。


 


没抓稳,盘子摔得粉碎。


他颤巍巍地看着手指尖逐渐蔓延出透明的白色细丝,意识到这会是他的死亡。


 


麦克雷终于来到布满记忆星辰的时间夹缝,看见了年轻时的自己,懵懂无知,只会抱怨,用轻蔑的眼神扫过年轻人,他听见自己叫自己停下,但面前的那束光对他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所以他脚步未停,穿越洪流,走入坟墓。


 


34岁的自己正怀抱当时被他认定早已死亡的源氏,紧张地趴伏在灌木丛想要找到合适的时机拯救怀中的整个世界。老人夜视能力很弱,但多年的训练给了他灵敏的听觉,正如过去,他拿起一颗石头,扔向树丛发出响动,整个巡逻队不得不四散开检查情况,廖的脸从人群中露出来。


枪上的灯十分刺眼,不过也照亮了昏暗的树林,他依旧记得当时自己的藏身处,所以随意挑拣了一些石头干扰守望先锋其他队员让他们远离领队,并把廖往那个树丛引。


当然有人注意到了他所在的方向,就在打算查看的同时,廖大声叫道“快过来!快过来!是岛田源氏!”于


是搜查不了了之。


 


当然应该是这个时候,要不然哪里会有那么通人性的动物帮他一把。


 


老人气喘吁吁地躺到地上,他还赤裸着身子,泥土沾满皮肤。


他从未注意过那天的夜空如此美丽,星辰闪耀,月如弯钩。源氏拉住他的手,他站起身,肉体在逐渐变得透明,灵魂终于摆脱苍老,红色的领巾和马靴回到他身上。维和者就在他腰间,源氏正握住他的手。


点燃一支烟。麦克雷微笑着,搂住源氏的肩膀,和他渐行渐远,消失在深邃的黑暗里。


 


不必被记得。


 


 


2029 岛田源氏44 杰西·麦克雷46


 


麦克雷穿上件衣服,脑袋枕到源氏腿上,躺着从下往上看源氏。


“嘿,”他低声唤起源氏注意,“你刚刚跟我道歉了。”


“嗯?”源氏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哼了一声。


 


“为了你上次亲女人的事儿。哈哈。”他环住源氏的腰说。


 


“嗯。”


 


“天哪?‘嗯’?你以为我会这么轻易放过这件事吗?”


 


源氏闻言,低头看他,那张遍布伤痕的脸如此美丽。他低下头,轻轻吻了麦克雷的双唇。


 


“我爱你。”


 


 


 



评论

热度(321)

  1. 郴目雪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