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目

在虚情假意上筑梦

《毕丁》 我的恋人是別人雇佣来的 01

九鸟_:

*ABO设定,前期都只有清水


*抗拒omega的alpha


嗬......看看心情在决定要不要继续更


 


01.


 


吵杂、混乱、色彩昏暗煽情。


 


这是丁泽仁对于酒吧的见解,而今日又不多不少增添了新的一笔,就是淫糜。


他是一名omega,他知道自己并不适合这个环境,因为他已经感受到自身的焦躁感,以及蠢蠢欲动的欲望。


 


“雯珺哥,别喝了,对身体很不好的。”


 


循着声音望去,他看见了倒卧在酒红色沙发上的男人,他的五官精致立体,丁泽仁马上就感觉到了压迫感。他是一名不折不扣的alpha。


 


他走进那一群人,并找了个空位坐下。


 


“啊,泽仁你来了啊,抱歉抱歉,这时间把你请过来。”


 


丁泽仁展露着微笑摆摆手表示自己明白,他指了指那名买醉的男子,开口道:“就是他吗?”


 


而清醒的那人露出了担忧的面容:“嗯,是的,他叫做毕雯珺。”


 


顺着对方的视线望去,丁泽仁观察了一下这名目标的面容。长得挺好看,就算是躺坐的动作却也不失威严,看上去就是一名事业非常成功的alpha。


 


“哎,行吧。”


 


丁泽仁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他起身将毕雯珺给架起,并微微侧了身朝后方的那人开口:“记得,雇用我很贵的。”


 


02.


 


翌日,宿醉的毕雯珺迷迷糊糊的爬了起床,头晕目眩的感觉使他非常想吐,他扶着沉重的脑袋缓缓下了楼。


 


“雯珺哥,起床了吗?帮你做了醒酒汤放在桌上了。”


 


“哦?谢谢…等等不对,你、你是谁?”


 


家中突然出现了另外一个男子的声音,毕雯珺循着声音望去,看见霸占沙发并看着动画片的男子时吓得瞪圆双眸张大嘴巴。


 


“我是丁泽仁,现在开始会是你的恋人,请多多指教!”字正腔圆的说话方式让毕雯珺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扫视着这位名叫丁泽仁的男子不知如何是好。


 


“正廷哥请我来的,不要太拘谨,不过就是真假恋人的差别罢了。”


 


丁泽仁的大眼珠子眨呀眨的,熠熠生辉的透着光,唬的毕雯珺都直接给他信下去了。然而没过了几秒钟,毕雯珺发现了不对劲,眼前的这人似乎……


 


“…等等,你是omega?”


 


“嗯啊,omega。”


 


闻言,毕雯珺马上露出了拒绝的神情,而丁泽仁看见了他的抗拒模样也不怎么意外的耸了耸肩,继续道:“正廷哥跟我说过你的状况,说是什么抗拒omega吧?”


 


“请你离开吧……”


 


“可不行,我收钱了,正廷哥会杀人的。”


 


丁泽仁就是一脸死赖皮不走的样子,毕竟他可开心了,第一次遇到抗拒omega的alpha,这case是继跳舞之后挑起自己兴趣的条件啊。


 


“我又不会吃了你,毕大帅哥。”


 


他伸出粉嫩的舌头,将手指上的调味粉给舔干净,无辜的望向毕雯珺的方向。


 


……


 


“行吧,但不准靠我靠太近,我不喜欢omega。”


 


毕雯珺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方才丁泽仁无意识舔手指的动作着实的煽情,原本omega就容易吸引alpha的视线了,这一些不经意的反应也是毕雯珺讨厌的。


 


他侧回身子,伸手拿起餐桌上的醒酒汤,伴随着丁泽仁炽热的视线一口喝了下去。


 


“真的乖乖喝了啊,还以为你连这些都不领情呢。”


 


丁泽仁满意的笑出了酒窝,随后便自顾自的起身顺手接过了毕雯珺手上的空碗。“等等要出门约会,去准备准备吧。”


 


闻言,毕雯珺嘴张的颇开,呆呆的“啊?”了一声,才刚说完不要靠近,怎么现在就突然说要约会了?


 


而看见毕雯珺露出了痴呆样的丁泽仁挑了挑眉,边洗着碗边说道:“不然你以为我是来做甚么的,恋人,记得吗?”


 


语毕,他将洗干净的碗放到一旁的流理台上静置,用一旁自备的干净抹布擦了擦手,一切动作就是如此的顺畅毫无犹豫。


 


就像是在这个家住了许久的模样。


 


这也是丁泽仁的专业,融入他人的生活并配合,但其实这并不是他的正业,充其量就是打发时间罢了。


 


另一方,毕雯珺看着眼前这厚脸皮的omega,没办法的摇了摇头,只好照着他的话做。他走进盥洗室拧开水龙头,快速的洗漱了后便回了房间更衣,而丁泽仁也正好忙着处理他自己的事情。


 


其实丁泽仁原本不想接工作的,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发情期已经接近了,然而他就是抵挡不住好奇心。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但想了想后他发现,反正自己不是猫。


 


一段时间后,更衣完毕的毕雯珺马上就回到客厅,没想到却正好撞见了正施打着抑制剂的丁泽仁,他看见丁泽仁靠着墙壁蜷缩着手指,面色绯红表情却是痛苦,仰着头努力的顺着气。


 


单身Omega原本就不适合与alpha在一起,这是谁都知道的常识,然而丁泽仁却执意留在毕雯珺的身边。他看着丁泽仁这隐忍难堪的模样,叹了口长气。


 


唉呀妈,脑瓜子疼……。


 


03.


 


毕雯珺是等丁泽仁恢复正常时才出现的,他看着丁泽仁一副若无其事向自己搭话的样子,心里不得不佩服了一下他。


 


明明刚刚这么难受,这都能硬撑的啊。


 


毕雯珺原本就是个心软的男人,当他的余光瞥见了对方的鬓角处还流着虚汗时,掏出了自己的手帕贴心的为他拂去了汗珠,而此举也吓着了正专心走路的丁泽仁。


 


他就像只被惊吓的小猫咪,炸的往旁边跳了一步,几秒钟后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飘回毕雯珺身侧。


 


“呃……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毕雯珺也知道自己太过于突然,张口就是道歉“没、没事,反射神经而已……”丁泽仁衬着气氛尴尬的笑了笑。


 


太尴尬了实在是。丁泽仁讪讪的在心里取笑自己一番,随后才将思绪重新集中回约会的事情之上,他的掌心沁着些许手汗,握在自己方才施打过抑制剂的胳膊上。


 


伤口突然有点疼,是肌肉太紧绷了吗。


 


“我们第一站去吃饭吧,顺便熟悉熟悉彼此?”丁泽仁斜着目光望向比自己高过半颗头地毕雯珺,而对方也没什么意见,点点头就接受了提议。


 


一路上丁泽仁扒根问底的套着毕雯珺喜欢和讨厌的食物,积极的让毕雯珺觉得他根本是来应征保母的。


 


最终两人还是选定了一家海底捞,毕雯珺打头阵先进去了店内,一股扑鼻的香气马上钻入了两人的鼻腔。


 


“真香!”丁泽仁乐呵的挤了进去,他的小手无意识地扒着毕雯珺的胳膊,温暖的体温也顺势传递了过去,而感受到对方温度的毕雯珺只是有些不自然的僵了僵,却依旧让这名小omega揽着自己的臂膀。


 


两人的姿势也没有持续多久,丁泽仁马上就放开了他的手臂,突然消逝的温度一时间也让毕雯珺反应不过来,他看着男子的后脑杓,剎那间猛然闻到了一股清香。


 


淡淡的,却让人不容忽视。那是丁泽仁的信息素味,毕雯珺非常确信。

评论

热度(89)

  1. 郴目九鸟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