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cccz

在虚情假意上筑梦

Green Light/下

????虐出眼泪

莉莉安的冬天:

----有两个结局,这是第一个,这个结局不太好,因为没有铺垫好,勉强算HE
----抱歉我拖超久了,因为我那个BE一直写不出来


源氏站在礼堂的中央,右手揽着新娘的腰身,微笑的看着牧师翻动着手上酒红色的册子,礼堂里回荡着麦克雷的沙哑嗓声。

没人去问为什么要在婚礼唱这种像是浸醉在无边蓝色龙舌兰里的红色樱桃般的歌。

“Used to see you high, now you're only low, ”这是第三句。

牧师开口了,不掺和感情的述着那些正统的婚礼誓词,像是嚼着无味的胶姆糖。

源氏摆出好看的嘴角弧度,微笑的听着。

“All your lights are red but I'm green to go, ”这是第四句。

“请问你是否愿意不抛弃平成奈小姐…”

礼堂里沉寂了一番,麦克雷没有唱起下一句,只有淡淡的钢琴伴奏,牧师等着源氏的回答,阿珂流斯等着他的战利品。

“I want you, genji”

麦克雷不把这寂静留到源氏回答,他接了下去。听上去依旧很平静。

但源氏偏过头来望着站在一截舞台上麦克雷,没有说话。genji是他以前的游戏id,取这个名字的时候红白机还在流行,一直用到了现在,他的英文名也叫这个。

不过这里只有麦克雷知道,genji。他没在哥哥面前,没在家族面前提过这个。

其他人并没有发现异样,只当是歌手的临时作秀罢了。

但是源氏不一样,他看着麦克雷,麦克雷握着比头低着半截的黑色话筒杆子,闭着眼,唱着。

麦克雷也看着他

他没说话。

“源氏君…”一旁的平成奈拉了拉他的西装衣角,他会过神来。

我愿意,只要说出这三个字,就可以结婚啦,不用承担哥哥和家族长老的各种催拉和硬性管理,也可以自在地去游戏厅

“我…”

“我不愿意!”几乎是同时响起的两个声音

源氏说完这句话,并没有回头看,他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牧师像是接受审判的犯人却又泰然自若。既成的结局,这是他料到,他想要的

恍然他感到失去了重心,他被揽入了一个带着熟悉味道的怀抱。

“我爱你”麦克雷还带着无线麦,声音带着波动的电磁波充盈了教堂,他把源氏高高抱起,源氏的高跟鞋不受控制的掉落,打破了此刻的片寂。

When I'm looking up at you,
I want you,

源氏没有说话,他看着麦克雷。

而麦克雷则抱着他穿过投来像受惊的琼鸟一样的颜色,一路走到教堂门口,然后侧过身撞开教堂木质沉重的大门。

大门很重,被推开的时候,他看到后面的半藏还有源氏的家属正跑着接近这道光明门,

他笑了。

他把源氏放下,从旁边绿化带的装饰上,抽出一根古铜色的权仗,挡在了大门的把手上。

“我去开车”


10. 现在源氏坐在麦克雷白金雪弗兰的副座上,随手拆开了一盒草莓蛋糕,

“我演的不错吧”麦克雷把一只手搭在窗框上,感受沿路吹来的夏日燥热但又温和的风。

他翘出一块没有草莓只有奶油的蛋糕胚,送进了嘴里“就是估计你明天要上头条啊,我看你粉丝拍了好多”

“没事,我说是真爱,那还会成为无数小说创作的模版”

“真是麻烦你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是真的不想结婚”

麦克雷看着车前的沿途一点点划过,他以前没走过这条路,以后 应该也不会走了。他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喜欢的人吗”

“是啊,我还没找到可以让我放下ps4和游戏机的那位,你呢”他这次挖了一块带草莓的,伸到了麦克雷嘴边。

他的嘴动了动,然后说了一句:

“我不吃甜食的,我有喜欢的人”

源氏把刚刚在麦克雷嘴边的蛋糕送进自己嘴里,带含糊不清的咀嚼声说着

“喜欢就要去追求啊”

“你这不是废话吗,可我是追不到了”

“干嘛那么肯定”

麦克雷侧过头去看了源氏一眼。然后又转回来,看着窗外一点点的刷新,流逝。

“你准备以后去干嘛”

“换个名字打职业联赛”

“那还真适合你啊哈哈”

他觉得没什么好笑的,但是他还是笑了,笑可以粉饰很多东西,比如他现在内心的那份酸楚。

“以后就不来麻烦你了,我肯定可以成为一个明星职业选手,到时候再来找你”

“好的”

然后源氏就下了麦克雷的车,他们就互相说了再见。

几天前源氏打电话给他,让他帮忙演一下抢婚,他同意了。

“为什么非要是我?”

“我随便选的啊,而且你是我好朋友不是”

对的,是他的好朋友。

多么希望这是真的。

推开大门的时候他笑了。

如果这是真的就好。

评论

热度(28)

  1. cccccz莉莉安的冬天 转载了此文字
    ????虐出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