郴目

在虚情假意上筑梦

【麦源】全球代表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谦让

金鱼草:

不好看,很谐,懒得写,就把脑洞大概讲一下。


麦源 有一点点点点r76


全球代表


Day 1


莫里森环顾了一圈会议室,掌心撑在桌面上清了下嗓子。


“各位,”他格外有心事地看着在座的特工们:“今天我们...”


坐在会议桌另一头的莱耶斯突然极响亮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麦克雷愣愣地转过脖子,他的长官一副天地老大爷的样子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脸上的挑衅比他眼角的眼屎还要引人注目。


麦克雷和坐在对面的源氏对视了一眼,用唇语说了句:“响。”


源氏轻轻点了点头,估计也做出口型了,可是麦克雷哪看得到啊。


莫里森静静地和莱耶斯对视了一会,扭过头选择了无视他。


“今天是来和大家宣布一个事情,”他站直了腰板:“宣布,不是商量,这件事我和艾玛莉上尉已经决定了。”


麦克雷憋着笑偷偷瞟了一眼被无视的莱耶斯,放松下来准备继续做一个吃瓜群众。


“守望先锋作为一个形象极佳的国际组织,应该在各个方面做出表率,这是政府和我们表达的意思。”


说得对,麦克雷被长官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灰溜溜地扭过头来看着源氏暴露在空气里的眉眼:真的形象极佳。


“这个世界对于...物种和性取向,还是有很大的歧视的,我们必须得承认。”


我承认,源氏挑起一边眉毛和麦克雷对了一下眼:很有道理。


“那么守望先锋应上级的要求,要为这件不公平的事做出榜样,”莫里森把一小股空气挤压在口腔里犹豫地转了一圈:“我们需要两个人做代表。”


“等等,”莉娜皱着眉头举起了手:“是要两个人,装gay吗?”


“准确的来说,”指挥官叹了口气:“是装gay中的典范。”


物种,性取向。


麦克雷瞬间盯住了温斯顿。


你也有今天!他兴致勃勃地在座位上扭动了两下:来吧,给我们的科学家来一场超越物种与性别的恋爱!


源氏当然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他思索了一会,目光在会议室中溜了一圈,落在托比昂的身上。


真是作孽,他充满同情地摇着头:托比昂这么忙,还要和温斯顿装gay,真是作孽。


“可以看到已经有人跃跃欲试了,”莫里森活动了一下肩膀:“有人对这件事有异议吗?”


“没有!”


中气十足带着香烟嗓的男低音和清冷夹杂电流声的电子音同时响了起来。


麦克雷看着同样一脸坏笑的源氏,赞赏地眨了眨眼。


好兄弟,他默默在心里给了源氏一个拥抱:有仗一起打,有戏一起看,好兄弟。


喊得好,源氏闭着眼心情愉悦地点了下头:你结婚那天我也会帮你喊的,有人对这件婚事有异议吗,我喊没有,保证你倍有面子。


“那好吧,”莫里森放松下身子看了眼安娜,狙击手带着谜一样的微笑和他对视:“当事人已经摩拳擦掌了,那我们直接说吧。”


“麦克雷源氏,”他说:“辛苦你们了。”


坐在会议桌另一头的莱耶斯更加响亮地从鼻子里哼了出来。


麦克雷愣愣地转过脖子,他的长官一副天地老丈人的样子翘着二郎腿靠在椅子上,嘴上憋不住的嘲笑比他脸上的挑衅还要引人注目。


麦克雷和坐在对面的源氏对视了一眼,张了张嘴,一个操字都说不出来。


源氏的脑细胞在一团浆糊中疯狂运作着:“我以为我是个人类?”


“你当然是,”安娜转过来面对着他们的方向,脸上还是那种看不懂的笑容:“同时你也是个机械忍者,你不得不承认。”


“我承认,”他咽了一口唾沫,心里苦得像是要掉出泪来:“可是我认为温斯顿和托比昂可能更适合?”


“我也这么认为!”麦克雷坐直了身子大声控诉:“我也认为!”


“什么?不。”安娜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看了一眼明显尴尬的温斯顿:“你们怎么会认为他们比你们更合适?”


源氏扭过头看着麦克雷英俊帅气的脸庞,牛仔焦躁地摘下帽子抱在怀里,抬起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然后两人同时张开口。


“因为他太男人了啊!”


麦克雷皱起眉毛用手指搓了搓额头:完蛋,更gay了。


“他太男人了,”源氏认真地将手掌叠在一起开始讲道理:“我无法想象他在我身下的样子,而且他很直!”


“我也同样,”牛仔忙不迭地点着头:“我驾驭不了这么爷们的人,我做不到,当然了还因为他是个直的。”


莉娜终于没忍住从指缝间笑喷出来。


“亲爱的,你们还需要打一架来定上下吗?”她耸着肩膀拼命憋住笑:“装gay而已,不用这么认真嘛。”


我太认真了吗?麦克雷生无可恋地看着同样绝望的源氏:我太认真了?


我保证没有,源氏用眼神回答他:我拿我的屁股保证,是他们想坑我们。


“好了你们,”莫里森收拾起桌上的文件夹,一副准备散会的样子:“这事没商量。”


“指挥官!”


“麦克雷,”他低着头眼都不抬地忙着手上的活:“明天我要看到有人不小心传到网上的,你和你男朋友的吻照,然后我们会公布你们的关系,希望你能做到,散会。”


麦克雷愣在座位上,等到人们陆陆续续离开了会议室也没有动一下,同样没有动的当然还有“他的男朋友”。


“吻照,”源氏从嗓子眼里呕吐一般说出这个词,恶心得像是要把残存的气管和胃全部吐出来:“我听错了吗,吻照?”


“我不知道,”他像是吓傻了一样茫然地盯着桌面:“我没听清楚。”


源氏扭过头,被遗忘的莱耶斯还是那副街头找茬的气势,看着半开的办公门从鼻腔里深深地哼了一声。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他的长官一个哼字就可以表达一切。


“他没理我,”莱耶斯不敢置信地眨了下眼,竟然还带着些许的委屈:“是吗,他没理我。”


麦克雷翻了个白眼。


“你真应该揽这个活,”他说:“你和杰克,你们太适合了。”


“不,”莱耶斯又哼了一声,这次是从嗓子里,带着看好戏的游刃有余和隐隐约约的期待:“还是你们比较gay。”


“多谢夸奖,还是你们gay。”


“不,你们gay。”


源氏用拳头猛地砸了一下桌面。


“走吧,”他咽了一口唾沫,像是作出了极大的牺牲一样张开嘴:“男、朋、友。”


 





评论

热度(160)